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足跡遍佈中港兩地,對國情有深刻了解。雖已離開傳媒,仍愛爬格子,閒時點評天下。
作者其他博評
沙士抗疫給港人的教訓
沙士抗疫給港人的教訓

○三年,一場沙士疫症悄然而至,迅速在本港社區蔓延,殺得港人措手不及。往事歷歷在目,那時候的香港,逾千人感染、淘大花園被封、百業蕭條、成為「疫埠」……那一役,無情帶走近二百九十九個寶貴生命;那段慘痛經歷,至今仍是不堪回首的痛。

 

那一年,我們「經驗不足」、應對不足,疫症初期也沒有治療的藥。但我們有的,是眾志成城、齊心抗疫;有一位像謝婉雯醫生那樣捨己救人的香港兒女「有救無類」,有袁國勇、鍾南山那樣的領軍人物親自掛帥。那一年,我們沒有的,是面對疫情竟然還有人製造仇恨、對立、「政治先行」、以暴力手段威脅政府及其他市民;也沒有外地人對港人視如瘟疫、對「疫區香港」加設「高牆、壁壘」,那時,沒有人以政治狂熱凌駕專業救治。

 

仇恨恐慌比病毒更惡

 

事隔十七年,又一場硬仗擺在眼前,這一次,病毒同樣來勢洶洶,一夜間香港彷彿時光倒流,又回到那段人人戴口罩、聞疫色變的驚惶日子。

 

但其實來到今天,我們有更昌明的醫學,有十七年前抗擊沙士的經驗,亦依然有袁國勇、鍾南山這些抗疫功臣披甲上陣,在內地,還有一批新生代醫護紛紛「逆行請戰」,趕赴湖北武漢等疫區,面對病毒的挑戰,搶救生命。然而在香港,卻有一幫人熱衷於政治炒作,一直在拖香港人的後腿,打擊香港人迎擊頑疫的齊心與信心。

 

在我們最需要經驗、需要醫者仁心的當下,我們慶幸,絕大多數醫護依然堅守崗位、救死扶傷,但另一邊廂,也有「身經百戰」的專家說「我怕了」,有些醫護說「我們做不過來」;有醫護團體鼓勵罷工、有人更「趁火打劫」要加人工,還有的,說「香港公帑不應醫治內地人」……尤其甚者,還有黑暴分子炸彈恐襲、堵路縱火,威脅政府封關、要挾市民「三罷」。我們要問一句,這些言行,究竟是因為「怕」?是發泄政治訴求「未滿足」的憤怒?

 

抗疫應談科學不談政治

 

疫情兇猛,政府當然要做好把關和帶領醫療系統及市民大眾共同抗疫的工作。若有不善之處,大家共同批評指正,亦無可厚非。但何必太多陰謀論,或對某些對策過度解讀,例如免收患者費用,目的是令患者不會因經濟因素而逃避治療,反而成為社區播毒源頭;若怕有內地病患湧進香港,就要在進入各海岸關口把好關。

 

現在新型冠狀病毒仍未有正式的疫苗,傳播力強,若說不擔憂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否因為「怕」,就要臨陣脫逃、當「逃兵」?或見死不救?或救人之前,先分黃藍立場、再分籍貫、身分?

 

十七年前的抗疫經驗告訴我們,今天抗疫更要齊心;今天抗疫,靠的是科學,而不是「政治凌駕專業」!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 2020130

 

原圖:文匯報、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點算呀
1
驚訝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