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從選舉看現屆政府的不足之處
從選舉看現屆政府的不足之處

區選落幕,建制大敗,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見傳媒時指,自己將「虛心聆聽,認真反思」。筆者聽罷,只能苦笑。蓋如今結果,不單受修例風波影響,更多原因源起自現屆政府的政治意識不足,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種種惹人質疑的研判和策略。建制陣營在基層社區深耕細作多年成果,頓成半山禮賓府失策下的犧牲品。管治班子未見問責,卻見逾百區會議席為其「take the bullet」,在眼下二元對立的局勢而言,實是「親者痛,仇者快」。今日建制陣營面對的窘境,現屆政府有必要反省其問題所在。除了社會主流輿論上的意見外,筆者亦觀察到政府有兩點不足之處需多作留意。

 

過分執著「大和解」忽視施政基礎本質

 

現屆政府上台初期,政壇盛傳「大和解」風氣。特首多次出席泛民政黨的酒會及晚宴,高規格地接待反對陣營政客,往年更主動於民主黨黨慶上捐出三萬元,足見其伸出善意的決心。放諸商業交際,或許可行,然而政治上的對立,決非可在觥籌交錯間弭解。時隔不過一年多,當日座上與特首把酒言歡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五月行政長官答問會上大罵林鄭為「八婆」,當年的三萬元有多少成了今日暴力事件的資助,更不得而知。以「大和解」為包裝的綏靖政策,成效多少,社會有目共睹。

 

政治本是一場立場角力,從政者首要認清其施政基礎及動力,方能制定好施政策略。香港管治班子的施政基礎,便是立法機關內的建制民選議員。要強化政府的管治力,便要加強與建制派的合作,並拉攏社會上的中間游離意見。此乃政黨政治的常識。可是現屆政府上台兩年多,多次有建制陣營不滿其事前溝通與協調不足,在具爭議性的政策上亦鮮與建制商量,甚至有將問題責難於建制議員上的歷史,遑論支持建制派的工作,破壞建制派在議會內外的士氣及形象。一系列對政黨政治的錯誤研判,結果導致壯大政敵力量之餘,又打擊了自身施政基礎的困局,令人對現屆政府的政治手腕失望。

 

青年工作一塌糊塗 反助長內部張力

 

現屆政府首份施政報告提出要強化青年工作,讓青年在「議政、論政、參政」上有發揮空間。上述理念遠大,但成效不單薄弱,在沒有適當的政治培育及審查下,反而增加了政府架構內部的政治張力。特首指青年工作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增加政府內的青年成員至15%,為了達到以上目標,政府推出「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又藉改組「中策組」為「政策創新統籌辦事處」,招聘青年人,讓更多青年可有機會參政。

 

然而翻查資料,「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中獲接納的申請人多為在社會上已累積數年工作經驗,甚至出任高管職位的成人,不少更是該委員會諮商範圍中的專業人士,與「試行計劃」欲吸納(或社會認為應予吸納)的群眾大相逕庭,獲邀人士的年齡層更與時下有意「論政」的青年有一大截距離。再者,即使政府架構因各委員會中青年人數上升而總體青年比率達至15%,成效亦只會引人質疑 委員會本屬諮詢性質,本來成員亦不少,如何確保青年在加入後不會因委員會的架構及有限能力而失望?現屆政府又是以何基礎斷定15%為理想數字?

 

另一方面,早在策劃「政策創新統籌辦事處」時,已有政圈中人擔心原本中央政策組的職能會因改革而下降。加上政府各部門本已有其研究團隊,亦引不少聲音質疑改革中策組的必要。在反修例風波期間,不少人亦擔心標榜為「青年政策」的創新辦或未有足夠經驗準確研判社會形勢,從政府立場出謀劃策。怎料未聞創新辦提出良計,先見網上流傳由創新辦職員在辦公室內砌出「連儂牆」的一張照片,引起政圈一片對創新辦「陣前倒戈」的非議之聲。

 

實際上,反修例風波亦揭示了政府未有在招賢任能上把好關,以致出現聘請前品格審查不足,以及聘請後保密意識欠缺的情況下,體制內存在不少未能恪守政治中立、按需知密等原則的公務員。網上更出現青年公務員反對政府的聯署聲明,令人憂慮新生代公務員能否在不受其政治立場影響下貫徹執行其政府職務。加上政府內部缺乏指引和通報渠道,令有關違背原則的行為難被追究。單說創新辦事件,儘管創新辦內青年職員以非公務員合約聘請,然而從其職責及職員能接觸到的敏感資料考慮,創新辦職員有必要以最嚴謹程度,遵守效忠特區、中立、保密等原則,在發現有違規行為更應馬上予以調查和處分。可是,社會亦未聞政府有計劃追究各項公務員違紀行為。

 

上述種種問題,顯示現屆政府不單未能在政治層面上獲得多數信任,在政務層面上更因其吸納青年的策略失當,未能及時聆聽到青年聲音外,更導致體制內出現政治張力,公務員參與反政府示威成為現實。是次選舉中青年群眾針對建制派的情況,現屆政府不何謂無責任。

 

「往者不諫,來者可追」,特首既多次自稱有決心繼續帶領香港,便需反求諸己,重頭檢討管治策略,將政治研判融入行政施政架構。政治層面上,現屆政府需強化與建制派議員的溝通及合作,引入博弈思想,痛定思痛,對行政與立法的關係採取更準確的定義及研判;青年政策上,現屆政府需重新審視過往青年政策,研究行政吸納青年的策略可有調整需要,並加強青年公務員對公務員原則的理解,強化招賢任能間的品格審查,增加政府內保密意識及保密協議的使用,走出對過往的執念及象牙塔內的迷思,方為上策。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點算呀
3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