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給我今天
給我今天

香港人坐困愁城近半年,經濟未見底,黑暴未見收斂,政府關注又關注的同時,只能譴責又強烈譴責。香港人自求多福,不斷安慰自己,嚴冬已到,春天還會遠嗎?苦中作樂,找些荒謬可笑的事,講講說說,又過一天。

 

暴動中惱人的事不少,可笑的事也多,社會地位愈高、學問愈淵博的人愈見荒謬,政府高官、立法會議員、大學校長都可笑得很。

 

九龍塘附近道路遭暴徒破壞,磚頭陣處處,甚至有築起高牆,癱瘓交通,一夜間政府變成撼高牆的雞蛋,浸會醫院成為孤島,病人到不了醫院,醫護救治不了傷病。百多名東九龍軍營的駐港部隊軍士便裝出動,拿着掃帚和膠桶,與市民一起出力,不消一下子便把路障清除,贏得一片掌聲。

 

卻有反對派議員24人聯署,指駐港部隊違反《基本法》,「非法」出營,兼干預香港事務,郭榮鏗大律師要求立法會緊急討論。

 

回歸二十多年,倒沒有聽說過部隊出營有分合法和不合法,《基本法》哪條條文禁止軍士出營?駐港部隊人員自發為市民清除路障,這幫議員說是干預香港事務,那麼軍士扶老人家過馬路、看到有人被車撞倒代為報警、國慶為市民演出歌舞,算不算干預香港事務?

 

議員把掃帚看作步槍,膠桶看作炸彈,卻把使用汽油彈、弓箭、磚頭、鏹水等殺人武器的黑暴徒當成天使,沒說半句不是,遭遇責難時詞窮理屈,便只懂搬出老掉牙的金句,全推到政府身上。在他們心裏,老人家被磚頭掟死,有中年漢被活活燒至重傷,沒什大不了,駐港部隊幫市民掃街才是天大罪過。優秀的大律師不能單靠懂得鑽法律空子,更重要的是體會普羅市民的苦況。議員為挑動仇恨,雞蛋裏挑骨頭,落人笑柄。

 

學生百般凌辱校長

 

八大學校長發表公開聲明,立場也覺荒謬可笑,與政客相去不遠。那些飽學之士滿腹經綸,卻把校園管理得一團糟。學生在校外到處放火,掟汽油彈,襲警堵路,破壞公眾使用的設施,他們沒有責備,還公開承諾為涉嫌犯罪者請律師打官司,以此為榮,向學生邀功。學生反沒領情,對他們百般凌辱,校長們甘之如飴。

 

學生在校內大量製造和搜集致命武器,包括危險化學品、汽油彈、磚頭、弓箭等,校長不敢開罪學生,當作沒有看見。待得校園化作火海煉獄,他們才說問題太嚴重,必須交政府解決。中文大學災劫翌日,有副校長雙手插着褲袋巡視校園遺骸時被記者追問,他馬上第一時間澄清:「我們沒有報警」,原來這才是他關心的。有普通常識的人都會問,弄到這田地,為什麼還不報警?

 

街頭巷尾的荒謬事,同樣俯拾即是。有宅心仁厚的市民庇廕年輕暴徒,說他們是未來棟樑,應好好保護。道理沒錯,實際又是另一回事,街頭上年輕人是王,更需要保護的每多是長者,已有長者被掟死或火燒;商場被砸燒,記者問警察,為什麼入私人地方拉犯;中大暴亂後,有學生在頹垣敗瓦中說,邀請黑衣人入內是為着保衞校園;黑衣人呼籲市民再忍耐,說暴力過後大家便會有更美好明天。

 

香港人日日忍受這些荒謬,但「小孩子」們依然不明白,我們要的不是有玫瑰園的明天,而是能安穩過活的今天,可以嗎?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1122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7
嬲爆
14
超無奈
6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