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私刑之後……
私刑之後……

恐怖主義之所以叫恐怖主義,是因為它透過恐怖行為,散播恐懼。伊斯蘭國(ISIS)之所以能名揚天下,是因為他們選擇以慢割人頭這種史上最兇殘手法,震懾全世界,讓比你強的人都產生莫名恐懼。那天,當我們看到一名過路市民只因為不同意見就被黑衣人潑易燃液體然後點火,那個慘叫逃跑的火人,成了許多香港人心中恐懼的烙印,如同當日我們看ISIS直播割人頭時的震撼,這一幕,代表新恐怖主義正式降臨。

 

今日的民主原來是,一言不合就可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燒掉,我以為,自己回到了十四世紀聖女貞德被燒死、旁邊還有人拍手圍觀的野蠻年代。

 

毛孟靜說過,他們破壞的只不過是「死物」,那這位被點火焚身的地盤工友呢?有沒有記者可以幫我問問她?毛議員知道一個人的獸性是怎樣煉成嗎?就是由打死物開始。

 

香港每日發生的事太多,今日中大的戰事已把昨天的「火人」新聞淹沒了,然而,許多醫生朋友都說,這種燒傷,第二、三日才會進入危險期,灼傷的內臟會發炎,燒傷的身體會細菌感染,治療也是漫長和痛苦的。然而,往後這些苦,沒人會關注,這「火人」連名字都沒有,也將漸漸被遺忘。

 

其實跟「火人」同日,也有另一市民被暴徒行私刑,打至昏厥,最後更被燒焦雙腳,因為沒有視頻,只得一張照片,沒有太多人關注。倒是一個被誤以為是內地人的日本遊客被打,和一個女人被大班男人圍毆,因為有了新視點,才引來多一點眼球。

 

每逢看這些私刑新聞或視頻,我們都會問:那人後來怎樣了?然而,從來沒有人能給我們答案。5個月來,所有被暴徒行私刑的人,連基本資料都沒有,沒名字、沒職業、沒年歲、為什麼被打傷、傷勢如何、有什麼後遺症、家庭狀況怎樣、經濟狀況如何……無人知曉。

 

被私刑小市民的名單,本來是一本厚厚的罪證,奇怪,卻一直沒人跟進、整理、發放、廣傳,反而暴徒天天721831的琅琅上口。不過是幾個數字,完全沒有實證,已成了打砸搶燒的藉口。我們明明拿着幾十個私刑罪證,卻天天在跟暴徒的指揮棒在解畫,不懂以實證反擊,實在奇蠢無比。

 

內地有位網紅兔主席曾經在一篇文章中這樣說: 「我們必須積極保護、出手援助我們在香港最堅定的支持力量──本地藍營與港漂。如果失去他們,可能讓我們在香港喪失政治上最可靠、可能也是最後的基本盤。」幾十個站出來挑戰暴徒然後被施以私刑的小市民,有人關心過他們的狀況嗎?有人為他們以後的生活籌謀過嗎?沒有的話,他們就是香港喪失中的基本盤。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1113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8
好慘呀
44
令人傷心
6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