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區選黑色暴力陰霾
正視區選黑色暴力陰霾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個人周前在本欄撰文,認為區議會選舉應該如期舉行,但泛民主派應該和激進勇武割席,以構成強大的壓力去制止目前的社區暴力行為,那選舉才可以有序進行。在過去一段時間,一些泛民主派的大腦人物,都企圖把社區暴力降溫,因為以他們掌握的民情走向和民調資料,應該對泛民有利。他們的如意算盤,就是在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首先收割第一輪的政治成果。他們最理想的目標,就是在全港400多個區議員議席中爭取過半議席,一旦過半,那就可以一炮三響!首先是囊括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內的117個提名議席。以現屆委員會的構成,泛民大約佔了300多席。如果再加上這117席,而在其他部分界別,泛民過去仍有留力,在相互的默契下讓出小部分議席。但在來屆選舉,泛民肯定傾巢而出,再多斬獲三幾十席並不為難。加起來,就有機會衝破500大關,成為選委會的最大玩家,對下任行政長官人選有極大影響力。就算不能確保其首選的候選人勝出,但也可以達到否決他們最不想見到的人選擔任行政長官。

 

其二,掌握過半區議員議席,很自然可以再多拿一個立法會議席,最後,對於18區區議會主席和副主席的職位,也可以逐一攻破。如果分佈結果平均,那原則上18區的正副主席都有機會易手。巨利當前,泛民當然急不及待!

 

期望暴力自行消退 不切實際

 

但當下的勇武派,並不是直屬於泛民主派,兩者存在「各自走位,互相利用」的關係。泛民利用勇武去攻城掠地,破壞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勇武則利用泛民的人氣支持,令到政府在止暴制亂中投鼠忌器,所以泛民不能一聲令下,叫勇武鳴金收兵。但如果泛民肯公開和勇武切割,又或者起碼批評指摘,那就可以削弱勇武的民氣支持,假以時日,勇武不消自滅。但泛民心存大欲,又捨不得勇武這一張牌,準備留為後用,所以那些大腦人物,只是裝腔作勢,充其量只能說是對勇武好言相勸,希望他們以長遠大局為重,但說到底,仍然不肯割席。勇武的民氣支持沒有被切斷,就仍然勇武如昔,情况就像小說中的科學怪人,橫行無忌,為所欲為!

 

社會運動的發展,其中一個軌迹是走向激進化,目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社會暴亂,就正是朝這個方向走去。許多人都期望運動會自行消退,但月復一月,全無減退的痕迹,而經過上周六的多區暴力行動,對運動自行消退的期望肯定是不切實際。有報道指有候選人在競選過程中,一直都有受到滋擾,到了日前更有人持刀向候選人襲擊。以目前的情况及發展趨勢,就算特區政府有萬二分誠意如期舉行選舉,但是否真的能選,誰都沒有底。

 

對於建制的選情,個人認為是嚴峻,但又不是太過悲觀,可以聊以自慰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建制在區議會選舉中家底厚,上屆勝選連自動當選的超過七成,如果以保半為目標,有兩成多的席位可以作緩衝。而根據過去的區選研究,選民在區議會選舉中,最重視的是地區工作,政治取向只佔相對次要的地位。就算經過過去幾個月的社會暴亂,政治取向的重要性有所提升,但還沒有取代地區工作的頭號位置。建制派300多名現任區議員,政治資源相對豐沛,深耕細作,足以抵禦一定程度的政治風暴。

 

而從不同的民調顯示,有超過六成的市民表示不接受目前的暴力行為,程度雖有不同,但數目上是明明白白的超過一半。他們的立場取態,當然不如勇武派那樣高調搶眼,但影響投票的決定因素,就是立場取態。如果建制可以全力爭取這六成多反對暴力的市民,總結以上的幾點因素,建制在區議會的選情是面臨極大挑戰和壓力,但又不必打定輸數。議席有所減少是預料之中,但保半的目標還是有相當機會。

 

個人在接觸建制候選人的過程中,是感受到他們面對很大的壓力,但期望押後或取消選舉的只是極少數。面對現實,就算泛民想收割,建制肯奮戰,也需要一個真的可以讓選舉運作的社會環境。如果1124日當天,情况就是上周六那些混亂不堪,又有候選人遇到暴力襲擊,那如何選,是每一個相關人士都要面對的問題。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117

 

原圖:網上圖片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嬲爆
0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