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足跡遍佈中港兩地,對國情有深刻了解。雖已離開傳媒,仍愛爬格子,閒時點評天下。
作者其他博評
仇恨製造者,停手!
仇恨製造者,停手!

上周末反政府人士發起十八區「遍地開花」行動,有人襲警搶槍,有人用汽油彈「恐襲」警車;更恐怖的是,一名早就寫好遺書、疑似要做「死士」的暴徒,懷疑在人群中「伸出」鎅刀偷襲警員,一刀割向警員頸部,差點釀出人命。據說被捕疑兇才十九歲,為何會用此兇殘極端手段對待警員?反對派政客支吾以對,既不願意譴責暴力,甚至諉過於「公安」假扮兇徒。示威者從拆欄杆堵路、掟磚掟鐵馬,到掟汽油彈,到打砸搶燒,反對派議員不但不譴責、不割席,還為這些行為找藉口,有人說看不到暴力、只看到警察打人,更編造謊言,容讓仇恨、誤解每日加深,示威者「報復」愈變愈激、愈暴力!「激進化」(Radicalization)的惡果是,我們損失的恐怕不止一代青年人!

 

轉移視綫?製造仇恨

 

之前立法會被暴徒打到稀巴爛,有反對派議員就提出了「死物論」,稱被毀的都只是死物;如今暴徒暴力全面升級,出現了「割頸」暴徒,他們一樣不譴責、不割席,例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和林卓廷,前者竟然稱「無留意此事」,後者則以開會為由不回應。更離譜的說法,就是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質疑事件是否由「公安」所為,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又說此事或是「臥底警員」所為。這些爭民主、為公義的所謂「代議士」,原來面對極端暴力行為,就是包庇、縱容、大話連篇、不惜扭曲事實!

 

反對派議員作出如此泯滅良知的回應,是因為在黑暴行動,最不會輸的,就是這群政客,而必然輸的,就只會是當上「爛頭卒」的年輕人。擺在眼前的極端暴力行為,反對派議員、媒體視而不見,但另一邊廂,一名十五歲少女被發現浮屍海面,他們則「如獲至寶」,不斷提出疑點,不斷製造疑似「滅口論」,就算死者家人想盡快處理死者身後事,他們都充耳不聞。反對派政客、媒體「消費」死者,是要轉移視綫?還是另有所圖?

 

消費死者與可恥的沉默

 

無論是包庇極端暴力行為,還是「消費」離世少女,包括以半真半假、完全虛假的消息煽動仇恨,最終只會製造更多仇恨,催生更多極端暴力的行為;眼前我們看到不少因襲警、涉嫌犯罪而被捕的青年有十九歲的,十四歲的,甚至連小至十二歲的也有。一個又一個年輕人成為極端暴力的「信徒」,行為愈趨激進,負的刑責也愈重,仇恨生更多仇恨。我們也將失去更多年輕人!至於社會大眾,則會淪為「攬炒」受害人。

 

前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蔡維邦,在政治極度敏感的情況下,願意辭去大律師公會職務,在其發表的「可恥的沉默」一文中表明心迹,指出違法行為並無值得「浪漫化」的地方,應該毫不含糊地譴責暴力和縱容暴力的人。社會確實需要回歸理性,為香港也好、為青年也好、為自己也好,社會大眾也應該勇敢地叫停暴力,叫停仇恨製造者!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 20191017


原圖:rthk、文匯報、新華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點算呀
20
令人傷心
3
驚訝
2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