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當前亂局如何才會了斷?
港當前亂局如何才會了斷?

本文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前經濟系系主任雷鼎鳴


85日的記招中,林鄭的發言顯示她終於明白到近日的暴徒究竟懷有什麼目的。這些人與和平示威者仍未可等同視之,他們的最高綱領便是要「光復香港」推翻政府。誰會跑去推翻政府?港獨分子是也。政府與這類人的矛盾是敵我對抗性的。

 

不能輕視港獨分子策略

 

多年以來,不斷有人指出香港有人在暗在明推動港獨,我過去五六年間在本報及友報也寫過好些分析港獨的文章,但從政者卻一直未有當一回事。港獨分子的手段是什麼?上周《城市論壇》一位年輕觀眾出奇地總結得很準確,他們便是「要令經濟變差,因為只有變差,令政府的收入有損失,政府才有動力回應我們年輕人的訴求」;至於若其他港人反對,怎麼辦?該名年輕人直言不會理會他們,反正自己也作出了犧牲(不知他犧牲了什麼?),所以其他人也應犧牲。

 

如此不知所謂的言論,連主持人也趕着要叫停,但若因此與近日的事件比較,我們又容易見到這年輕人其實十分誠實。網上大量錄影,顯示黑衣人不單攻擊警察,而且會圍毆途人、阻塞交通要道、阻礙電梯上落、癱瘓地鐵剝奪港人上班工作的自由,這些都與他所說的十分吻合。就是有一批這樣的年輕人,自己充滿挫折感,卻跑出來要與港人玉石俱焚!

 

雖然上述港獨分子的思想十分危險,但我們卻不能輕視其策略的靈活。這有部分來自他們利用了相當高效甚至是有一定隱蔽性的平台去交流看法,表面上看似人多聲雜,但後面卻有呼之欲出的高手引導方向。他們分工及配合的動作不錯,例如每次衝擊前必有人破壞錄影鏡頭,以防被警方搜證,在重大場面,亦派有專門的「演員」,在電視鏡頭前發表一通對己不利的「評論」,以爭民意。

 

他們在爭取各種人等的宣傳上,有很精準的針對性。例如近日他們似乎發現有大量港人對他們搞亂香港的做法十分反感,這樣自然會對其民意戰有重大打擊,所以減少了對持不同意見的人的侮辱,對各大學校長也企圖利用其地位,希望把校長的片言隻語扭曲為對他們暴動的支持,其目的當然是要誤導市民,大學校長也在他們一邊。

 

不過,據我所知,這策略並不顯得有成效,大學校長都是小心翼翼,以防被歪曲。這種針對什麼群眾便以什麼話去打動的策略在外國早有先例,特朗普當選及英國脫歐公投都有人用大數據去操控過選民的意願。助特朗普當選的策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近日在CNBC訪問時所發表關於香港的示威的言論便使人大開眼界,他竟認為這批不斷大搞暴力違法活動的人是崇尚法治及要捍衞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班農這段使港人笑翻嘴的說話自然是因為CNBC的觀眾與華爾街關係密切才投其所好而發表。

 

不過,無論他們動員群眾如何高效,他們依然有幾個致命的弱點。第一,他們沒有軍隊,裝備遠不及警察,若警察人力不夠或疲勞,撐不下去,解放軍隨時可動。這必使他們陷入死局,連特朗普也知中國若要遏制他們,必可做到。正因如此,他們便須營造一個神話,解放軍必不會出兵。當然,現在還未出兵,只是因尚未需要而已。

 

第二,他們沒公權力,暴動及藏有武器是可以被檢控告上法庭的,現在有些被捕者正可能要面對14年的牢獄之災。

 

第三,他們的資源終究不是無限。從坊間及網上流傳的大量訊息,有一部分但不見得是全部,參與行動的黑衣人得到補助,每人每日從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可用現金、八達通或超市現金券,視乎其任務所在。我算過一下,一億美元便足可支持搞100天有數千人收錢的衝擊活動。不過,從現象看來,他們經費暫仍充足,我一位芝大同學前幾天在過海隧道出口便親眼看見,因隧道受阻而受到損失的司機,有人派出一張張超市現金券去補償他們的損失,這自然是爭取支持的一種策略,但有錢發補償正顯示他們水源仍十分充足。

 

激進者經常騎劫運動

 

雖然任何群眾運動的策劃人都會說運動是自發的而且有其獨立性,這標準答案多會不盡不實,我參加過學生運動,倒不認為現在港獨分子搞的運動,絕無任何獨立性,例如,傳統的泛民對這幫人的影響力不但有限,而且隨時被人牽着鼻子走,激進者騎劫運動的現象是常常都會出現的。不過,有了上述的幾大弱點,港獨運動的前景便不可能是自己說了算,要受外力的左右,這主要需看看中國與美國的博弈。

 

《逃犯條例》本不是北京提出,它開始時也並不太重視這條例;不過,她對「條例」應是歡迎的,因為這有利於打擊逃港貪官及其子女,並可能可起回一部分贓款。香港早已是世界最大的諜報中心,有此「條例」也對外國非友好的情報人員活動有所遏制。

 

林鄭615日開始讓步後,兵敗如山倒,這才開始引起北京的重視。港獨分子連番的反華動作,污國徽、多次投國旗入海、衝擊中聯辦及立法會等,自然引起內地人民及政府的反感。北京遲遲未有動手,我相信不外幾個原因。

 

第一,是要增加內地人民對中國現有制度的自信。內地人民看到本來以法治為傲的香港也搞得一塌糊塗,容易對所謂民主選舉及高度自由生出戒心。

 

83日以前,內地只報道香港已發生了的暴亂,及屏蔽了相關的新聞,但當天以後,官方還對將會發生的暴亂時間表有所披露並取消了屏蔽。這顯示中央不但不介意內地人民掌握香港情況,還鼓勵之。也許過了一段時間,內地人民看飽了香港的亂象,屏蔽又會重臨,「佔中」時情況正是這樣。

 

第二,內地也需要時間研判如何對付黑衣人及其後台所使用的指揮、資訊及宣傳系統,務求可抓到真正的幕後推手,而不單是前線的小卒。

 

第三,張建宗雖有否認,但其替警隊致歉的言論使人驚愕,港澳辦不得不出來向警察致敬。中央大概是希望為港警打氣,最好是港警有足夠力量緝捕暴徒,這也需要時間觀察。

 

假如在一兩個月以前,政府便肯下命令要警隊奮勇緝捕的話,黑衣人其勢未成,港警應會成功完成使命。但林鄭當時要搞和諧,警隊受制於政府的路線,綁手綁腳,才會讓黑衣人坐大。除非黑衣人犯下重大錯誤,我不相信光是靠港府及警察便能解決問題。

 

若是要中央出手,她可採用的策略不外乎是:啟動《基本法》18條把全國性的法例暫時在港實施,或是(及)動用《基本法》應港府之邀派解放軍來港解困。如何落實18條要人大常委審理,軍事行動(或派武警)更是需要周詳計劃。其他準備工夫更不可缺,例如怎樣打擊炒家,使其沽空恒指虧損告終,便要有所準備。至於說動用18條或14條會引起國際輿論批評,被指「一國兩制」滅亡,我認為不足為慮,在長時間的暴動出現後,任何政府都會把武力升級平亂,歐美國家出手更狠,如何還可批評別人。正因為這些暴動,北京行動的空間變得更大。香港的不少法律,在暴動面前已顯得沒有能力保障香港的穩定,若把23條或內地的叛亂法乘機引入香港,可加強社會的穩定,大局定了下來,普選才有條件出現。

 

特朗普對香港暴動並不熱中

 

美國對港的策略屬舉棋不定。美國在港有不少經濟利益,香港亂了,她也要吃虧。正如上文所說,香港是世界最大的諜報中心,美國在港情報人員不知凡幾,若中央政府發起狠來,在港推行全國性法律及派遣解放軍,美國的情報工作會受重大打擊。特朗普本人在美國常受左派的示威群眾困擾,他性格上不會喜歡香港的暴亂活動。

 

不過,美國也有另一批人似乎不大介意香港出現動亂。早在「佔中」後,與中情局的「白手套」全國民主基金(NED)關係密切的前官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便曾在霍士電視公開承認NED曾資助「佔中」,我不相信NED對港的反對派活動其後會停止。對《逃犯條例》更直接的介入,是彭斯與蓬佩奧在今年不止一次地接見了反對派的多位頭面人物,外人難以得知他們討論過什麼,但為他們打氣卻是彰彰明甚,佩洛西也公開為香港的示威遊行撐腰。

 

美國人不是儍瓜,他們應十分清楚中國若想遏止香港的暴亂,應是輕而易舉之事,那麼,就算支持港獨,到頭來中國一出手港獨也就完蛋,為什麼還要花錢並因干涉中國內政而挨罵?特朗普似乎對支持近日香港的暴動並不熱中。他的不熱中也許會讓來自美國的資助將來出現短缺(現在倒無此現象),前一段時候有人力陳香港對美國有很大的價值,這可以被解讀為向美政府籌款的宣言。

 

雨過天晴可設獨立委員會

 

美國政府對香港暴動的支持不是這麼可靠,中國則在有需要時動用《基本法》18條或14條,港獨將以失敗告終的前景已是寫在牆上。因為政府一段長時間的與世隔絕及警隊早期受制於政府,綁手綁腳,所以港獨分子曾有一段風光期,因而成就了他們一種虛假的樂觀感,變成貪勝不知輸,跑去搞罷工,但沒有多少人願意罷,所以竟擾亂地鐵堵塞隧道,破壞交通燈,以圖剝奪港人上班的自由。此種擾民的做法,已是與民為敵,不知所謂。港澳辦記者會的發言人可能也因港人對暴徒反感,所以希望港人自己奮起抵制這些暴徒,若是香港自己可處理好問題,中央也就不須動用18條與14條。

 

我對此表示悲觀。但凡暴力事件,只要參加過一次便有可能打破心理關口,從此有如染上毒癮,樂此不疲。這是很危險的,問題一天不解決,便愈有更多人可能失足,走上不歸路,這會對香港社會造成幾十年也痊癒不了的內傷。

 

遏止暴亂,拖拖拉拉不是良法。至於造成今天亂局的原因,在將來雨過天青後,可成立獨立或學術委員會調查之,今天卻不適宜設立,原因是這種委員會絕無足夠力量制止正在不斷出現的暴亂,而且有幾位律師朋友告訴我,在委員會中作過的證供,在法庭中便不能再用作起訴的證據,這容易放生大批暴徒,不足取!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813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2
嬲爆
8
唔係呀哇
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