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大律師 卻反法治護暴徒
身為大律師 卻反法治護暴徒

本文作者為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


香港真的是全世界言論最自由的地方,居然有大律師兼政黨領袖公然美化暴力,公開說:「暴力有的時候是對問題的一種解決方式。」

 

香港自6月初的遊行後,跟隨在後出現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暴力場面,暴力各式各樣,對人對事對物皆有,都創下香港歷史的紀錄。暴力不孤,香港大部分市民看到一場又一場的暴力衝擊,心裏由最初的不舒服,轉變為懼怕。暴力浪潮持續兩個月仍未有退潮跡象,市民慢慢由懼怕演變為對暴力無奈的接受,因為見慣就不怪了。

 

如果自由沒有法治做基石,只憑自由意志而行,無疆放任的後果,恐怖世界就會出現。香港近期的社會民生受到大威脅、大破壞,名副其實,過去兩個多月,打砸常見,香港歷史在發展中,卻讓人憂心忡忡。

 

筆者覺得十分奇怪,面對安定與和平的最難纏對手──暴力,那些自處道德高地的亂港派立法會議員,對隨意霸佔馬路、擲磚擲玻璃樽、破壞交通燈、焚燒雜物、砸車撬門、毀壞警署及紀律部隊宿舍;肆意侮辱國旗、玷污國徽、撕毀基本法種種的暴行,從來未有譴責一句。反而有亂港派議員毫不顧忌地對媒體公開說,要與全部暴徒同行,即清楚表明不會與暴徒切割。

 

1793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六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送上斷頭台。其中一位革命領袖羅蘭夫人,之後又遭到敵對派系的審判,同樣被送上斷頭台,羅蘭夫人死前留下名句:「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今天,在民主、自由的幌子之下,眾多亂港派議員,有的在頌揚暴力、有的要與暴力同行,每有暴力衝擊的場合,總有這些議員身影,角色如何?所欲何為?想必是因為11月的區議會選舉到了,明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也近了。這回,十分多年輕人登記做選民,區議會、立法會議席可在此中尋!

 

日前,數名有深具政黨背景、並且常到美歐國家唱衰香港的大律師發起所謂的「黑衣遊行」,高呼「反對政治檢控」口號,煞有介事。回看歷史,放眼今天,筆者認為前面要補加一句,那就是「政治操弄的」,即是說,慣於政治操弄的,如今卻高喊反對政治檢控。如此,才合乎事實的陳述!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89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2
嬲爆
1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