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有一種罪行叫冷眼旁觀
有一種罪行叫冷眼旁觀

幾年前,有位外國朋友來港旅遊,他問了我一個奇怪問題: 「我最遲要幾點返回酒店?」

 

「吓?你喜歡幾點就幾點,自由社會嘛,沒人理你的。」

 

「不,我意思是,晚上幾點開始不要在街上流連?」

 

「吓?香港很太平的,治安也很好,你喜歡玩到幾點都可以,香港人只擔心夜了回家能否趕及尾班車,很少擔心夜晚走在街上不安全。」

 

外國朋友聽了,覺得不可思議,我們習以為常,身在福中,想像不到一天黑就不要外出是什麼樣的一種恐懼。

 

幸福太久的人,會患上幸福疲勞,有時甚至會靜極思動,想體驗一下亂世的刺激。這個月,整個香港就像進入這種狀態。

 

不要穿黑,也不能穿白,沒病別戴口罩,在街上千萬別隨便舉機,人家打砸搶燒你不要理,車路被擋就乖乖期待一幕摩西過紅海,千萬別逞英雄落車拆路障……人心糜爛的速度超乎想像,那天看網站直播,一班暴徒在馬灣區議員譚凱邦帶領下,來到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辦事處,把玻璃門砸爛,把整個辦事處裏裏外外完全摧毀,暴徒更加鑽進辦事處抬走電腦設施。

 

一宗非常嚴重的刑事毀壞及爆竊案,卻是在眾目睽睽、公職人員帶領、百人起哄、全世界直播下,公然進行,而又沒人干預阻止、或者報警求助,最後罪犯更在歡呼拍掌中全身而退,沒一個人被捕,包括完全能有證有據找上門抓他的區議員譚凱邦。

 

恐怖的,不單是那種野獸式的破壞,而是其他人的冷眼旁觀。

 

這場刑毀及爆竊不是發生在夜半,而是光天化日下進行,商場有過路者、有保安員、有管理員、有其他店舖的店員店主,但是,大家只敢遠觀,不敢哼聲,當然更不敢制止。最重要,是暴徒身邊,還跟了一班穿着黃背心拍照的記者,他們看着暴徒鑿爛玻璃,只若鯊魚見血,拍個不停。有個休班警員路見不平,上前看個究竟,也被圍毆至倒地昏厥。

 

穿上一身黑衣,就成了社會判官,要你生就生、死就死,不合我意,死了也給挖出來鞭屍。何君堯的祖墳被翻、被砸、被塗污,竟然也有人叫好,到底這是什麼病毒?把好端端的香港人變得如此禽獸不如?

 

我心想,如果這不是一場刑毀,而是一回強姦,記者也會興奮直播嗎?旁人也繼續事不關己嗎?目睹罪案發生,原來大部分人都選擇做幫兇,因為挺身而出代價太大。

 

曾經,這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今天,我不敢再說這種話了。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724


原圖:Faceboo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5
好慘呀
31
點算呀
149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