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論「激進化」的香港
論「激進化」的香港

十年前,斯里蘭卡結束其內戰。在這場長達25年的戰爭中,大約有十萬人因而喪生,當中不乏受激進思想影響而走上戰場的青年人。時至今日,儘管斯里蘭卡境內已沒有大型武裝衝突,然而仍有不少斯國青年被極端分子「激進化」(Radicalization)。在極端分子的煽動、控制及洗腦下,被「激進化」的青年相信只有通過暴力,斯里蘭卡人才能維護其種族身份及個人權利,並且會對來自不一樣背景的群體,抱有高度敵意。

 

何為「激進化」?

 

主張多元共融、理性溝通的國際組織「全球團結」(Global United)的創辦人狄維瑟(Prashan De Visser),對「激進化」下如此定義:

 

            (激進化)是一個誘導過程,目的是令青年

               一、信奉極端、激進主義

               二、妖魔化青年對特定群體的印象

               三、令青年擁抱暴力

 

青年被「激進化」,不是斯里蘭卡獨有的問題。在特朗普上台後,其施政手段及管治風格,使全球極端政治及民粹主義在二次大戰後捲土重來。德國、意大利、英國、法國,均出現「新納粹主義」(Neo-Nazism)、「法西斯主義」(Fascism),以及各種本土優先主義的極右政治(Far-Right)。不同的專題報導、學術研究都留意到,這些極端組織的主要成員有年輕化的趨勢,有不少組織骨幹更只是20至35歲左右,同時有關組織的論述和行動,亦漸趨激進、暴力。這種極端風潮,似乎正蔓延至香港社會。

 

香港有「激進化」勢頭?

 

筆者相信,這種「激進化」勢頭,仍未在香港「落地生根」,但綜觀本港不少年輕人近日在不同行動中訴諸暴力,其他年輕人會否受到感染,在日後變為「激進主義」下的激派青年,實在要認真觀察。事實上,自2014年「違法佔中」行動後,不少打著「本土」、「反中」、「自決」等旗號的政治組織,冒起於香港政壇;部分學者及大專生亦以「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為理由,對「港獨」分離主義進行「研究」。這些主張的背後,確實是一套又一套極端激進、鼓吹暴力、煽動對內地及內地人仇恨的論述。

 

尤其甚者,有政黨在其政綱中聲稱要不惜「以武犯禁」,又指「旺角暴動」中暴徒「擲磚」行為「不算暴力」;至有大學學生刊物「探討」在「香港獨立」行動中,如何能「正義」地「殺人」。凡此種種跡象,都顯示「違法達義」、「以武制暴」的歪理深深植入年輕人腦中,教人擔心在外國盛行的「激進主義」,會否在本港「萌芽」,本港的新生代,會否一代比一代激進,一代比一代更「相信」暴力。

 

眼下因修訂《逃犯條例》掀起的政治風波,正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示威者由對警方防線進行衝擊、擲磚,又包圍警察總部,以至七月一日對立法會暴力衝擊、肆意破壞,並高舉殖民地「龍獅旗」,示威底線日復下降,暴行行為不斷升級;他們的攻擊對象,亦已遠不止於政府或執法人員;在近日的示威遊行、集會中,有途人因被懷疑拍攝示威者而被圍毆,有商人因被懷疑是女警而被粗暴對待,年輕的示威者甚至連只是意見不同的老人家也襲擊。這種激進風潮「再吹下去」,變成「落地開花」的主流思想,那麼在外國出現的「激進化」浪潮,或許真的能「應用」於香港。


作者 余唐 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yu.t.205


圖片來源:wenweip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超無奈
3
唔係呀哇
9
嬲爆
8
精彩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