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暴動成因分析和政府未來工作
【精選文章】暴動成因分析和政府未來工作

本文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顧敏康


佔領立法會事件發生後,科大校長史維向全校師生發信,指在立法會大樓發生的事件,令人痛心及傷感。他認為,要面對當下的挑戰,就應該要討論問題的根源。史維校長想探討的問題根源或成因是什麼呢?他沒有進一步說明,只是建議致力促成對話。通過對話也許能夠了解問題的根源,不過,在一些年輕人被「反中」、「違法達義」洗腦和過於偏執的情況下,估計對話只能成為他們進一步攻擊政府的平台。港大張翔校長剛譴責「破壞性行動」,該校學生會就發聲明抗議,將「破壞性行動」美化成示威者以武力進入立法會,要求政府回應訴求云云。科技大學和中文大學學生會均無理拒絕林鄭特首的閉門對話會。可見,要對話也不是現在,而是應該在嚴懲罪犯、以正視聽之後。

 

外國勢力圖破壞「一國兩制」

 

反對派雖然不敢說佔領立法會的行為不是暴力,但他們不僅不譴責暴力犯罪,反而故意轉移視線,將暴力犯罪的起因說成是政府的「制度暴力」。事實上,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具有正當性和必要性,也符合國際普遍做法的。但是,反對派先將政府的修例污名化,煽動那些連修訂內容都不甚了了的年輕人暴力示威,然後倒果為因,將《逃犯條例》修訂說成是暴力犯罪的根源,實在是「倒打一耙」。如果政府實施所謂的「制度暴力」,則《蘋果日報》和黎智英早就「拉人封艇」了;如果是「制度暴力」,則反對派早就沒有了市場。即使林鄭特首為修例引發爭議而道歉,那也不足以說明是「制度暴力」,更何況爭議是因為反對派的誤導而引起的。

 

反對派捏造「制度暴力」還有更深層次的目的,反修例只不過是藉口罷了,其真正的目的是為中美貿易戰中的美國政府添加談判籌碼,為發動「顏色革命」和破壞「一國兩制」。道理很簡單,如果動亂嚴重到要啟動《基本法》第18條的「緊急狀態」,則「一國兩制」也就難以為繼了。反對派希望看到「一國兩制」失敗,為兩岸統一添煩添亂,但這顯然是廣大香港民眾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的確,香港貧富懸殊,樓價高漲,幸福指數下降,但這絕非年輕人感覺前途無望的理由。雖然香港經濟增長緩慢,但不等於沒有機會。年輕人還未走上社會,就幻想?與他人一樣擁有好的工作和一套房子,否則就感到前途無望,這是說不過去的。再說,只要擁抱祖國,在粵港澳大灣區更可以發現無限機遇,所謂前途無望也不過是一種「懶惰」的心態而已。

 

急需落實國民教育

 

香港眼前最急切需要的,是國民教育,而不是「無效對話」。現在越來越多人覺得香港教育界是一個嚴重失敗,更直接一點說,就是香港回歸以來未能真正落實國民教育,再加上有些媒體每日灌輸扭曲資訊,幾乎耽誤了一代人。不少年輕人幾乎沒有國家觀念,只有狹隘的地域觀念,比較容易接受「港獨」思想,在反對派的挑動下,特別容易成為反對派的「炮灰」。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日前與部分傳媒高層開「吹風會」時,把時局現況歸咎於他任內推行的通識科,是令年輕人「出問題」的主因,更把通識科形容為「失敗」。這說明董先生真正領悟到了年輕人暴力犯罪的根源所在,這個問題不解決,年輕人還會盲目走上街頭。

 

當然,人們在討論暴動犯罪的成因時,也必然會指出外國勢力介入,也可能有黑社會分子乘機搗亂。董先生還指出,71日佔領立法會事件中部分衝擊者「手法專業」,他認為警方必須徹查背後受到什麼人指使,將他們繩之於法。這應該是指團夥犯罪的首腦或組織者,年輕人犯罪當然離不開這些人的教唆和指揮,也是原因之一。

 

未落實國民教育是主因,可能是國教科已擱置,如何恢復是本屆政府必須考慮的議題。林鄭特首在未來三年內仍然會推出一些重大議題,尤其是民生議題。但政府一定要汲取教訓,認真做好諮詢工作和ABC預案,防止偏頗。

 

有建制派代表指「政府未來數年不會處理涉及與內地相關議題」。這種說法是值得商榷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香港如此重要,難道未來數年就不處理了?也有建制派代表建議在「831框架外討論重啟整改」,認為重啟政改可紓解紛爭。這種建議也是值得商榷的。筆者同意這樣一種說法,即香港經歷一連串事件後,中央對待香港政改會更加慎重和堅持底線,現在重啟政改(尤其是「831框架」外)只會令特區陷入更深政治爭拗,未必能夠取得好效果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710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支持
9
好正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