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認真審視通識課重啟國民教育
【精選文章】認真審視通識課重啟國民教育

本文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顧敏康


71」發生暴徒衝擊和佔領立法會事件後,大家都在反思問題的根源。前特首董建華先生認為,通識科是令年輕人「出問題」的主因,形容通識科「失敗」。反對派當然不同意這種說法,因為他們已控制了通識課,並令國民教育課被擱置。筆者呼籲,政府應重新審視通識課,重啟國民教育課程。

 

香港開設通識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開闊學生視野,培養學生正面的價值觀,加深對社會、國家、世界和環境的敏感和關心度;提高學生的批判思考能力;能夠將各科各類的知識融匯貫通,最終能夠成為一個完全完整的人。看上去似乎非常合理,但實際情況「南轅北轍」。

 

通識課分六個單元:個人成長、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老師是否會把時間平均分配這些內容呢?教育工作者鄧飛先生曾經指出,考試時「今日香港」單元常常有很敏感的政治化問題,比如「七一大遊行」、「立法會拉布」,而「現代中國」單元則題目很少,常是無關痛癢的問題,造成授課時「重香港輕中國內地」,聯想到「反國教」、「佔中」,就會給人一種印象,通識教育像是在做「街頭運動」的政治培訓。

 

問題教材貽誤學生

 

而且,通識課沒有統一教科書,因為教育局不鼓勵使用教科書。政府不鼓勵使用統一教科書,也許本意是為了增加靈活性和貼近時政,但必然存在缺點,因為坊間教科書參差不齊,內容偏頗是必然的。再加上有些教師為了方便,直接使用一些不良媒體的「動新聞」教育學生,怎會不出問題呢?

 

例如,有家長群組傳出沙田地區名校的小二常識科工作紙,要求學童就有關《逃犯條例》修訂遊行報道繪畫圖像,有學童畫出畫面,儼然是金鐘衝突中警方與示威者對峙的場景,令人不安。校長及家長均認為,有關議題根本不適合作為小二常識科的教材,質疑教師將個人政治觀帶到課堂。

 

聖士提反書院被揭,懷疑有教師以街頭抗爭作為考試內容,試卷的插圖是四名警員抬起一名示威者,示威者高叫「佔領街道不是犯罪!我們要求『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政治口號。試卷的問題偏向示威者角度,要求學生用自己的知識,解釋示威者要求有何「優點」,但沒有就此要求學生多角度分析,更加沒有提到佔領街道、暴力衝擊是否恰當;圖中的警察更被畫得惡形惡相。難怪家長指責這是「全方位向學生洗腦」!

 

「今日香港」向學生灌輸負面理念,估計「現代中國」的內容也好不到哪裡,無非是挑一些負面的內容講給學生聽。學生對內地缺乏客觀認識,如何對國家有好感呢?

 

問題教師更貽誤學生

 

通識課被搞成這樣,政府應該重新考慮規定統一教材,考試內容必須按統一教材來做。有資深通識科教師建議,教育局有需要就通識教材進行「審書」,包括將特定議題進行重整,並就敏感字眼進行清晰界定。以「法治精神」為例,他認為教育局應該列明擁護《基本法》及保障人權等字眼;「政治參與」則應列明是基本法給予市民的權利,要以理性和平方式表達意見,以免被別有用心的老師利用,散播歪理。教育局應當嚴格抽查,考試內容是否與通識教材相符。

 

教育效果如何,關鍵在於什麼人教和教什麼內容。教師客觀中立,學生才能真正培養出獨立思考能力。雖然無法知道教通識課的老師有多少支持「反中、反政府」,但從反對派把持的教協可看出端倪。教協是一個由香港的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各級學校教師組成的工會,現有會員超過80,000 人。這些教師如果立場偏頗,不能不令人擔心學生被誤導。

 

曾任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的中學教師賴得鐘,近日被揭發以「黑警死全家」標語,作為其社交媒體個人專頁的頭像照片,網民質疑他有違教師專業,違反《教育專業守則》。賴得鐘承認是一時情緒激動,作出過激言論,並向奉公守法、維護法紀的警察致歉。他是否真心道歉,不得而知。有這樣立場的教師教通識課,學生會變成什麼樣,不言而喻。

 

重啟「國教」培養國家意識

 

香港回歸22 年,「人心回歸」一直是個問題,必須引起重視。「一國兩制」,必須先有「一國」觀念,才能實行「兩制」;沒有「一國」觀念的「兩制」是扭曲的「兩制」。政府曾於2010 年提出增設國民教育及德育課程為中小學必修課,遭到反對派極力反對,指責國民教育是「政治洗腦」。結果國民教育課程無限期擱置。沒了國民教育課程,中小學生就被反對派「政治洗腦」,灌輸更多敵視、仇視內地的歪理。

 

反思教育問題,要有更堅定的行動,政府必須重新審視通識課,重啟國民教育課,尤其是國民教育課,政府要理直氣壯去做,這是每個國家和地區都必須做的事情。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710

 

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支持
3
好正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