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校生命教育價值在哪裏
香港學校生命教育價值在哪裏

本文作者為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


快一個月了,因着《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巨風大浪,席捲香港,幾家歡樂幾家愁,台灣民進黨蔡英文無本生大利,竟然當了大贏家,民望從谷底反彈,台灣總統選舉行情竟然高漲,美英及西方勢力圍堵中國,有人有勢,香港作為橋頭堡又更鞏固了,但在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多輸的局面已大大攤開,各方要重頭收拾,工程艱巨!

 

破壞之深 令人驚慄

 

3次大遊行,年輕人連續多次衝擊立法會及政府機構,一次比一次嚴重。獅子山下,香港人從來做夢也沒有想到,有包圍警察總部的、有用極大的暴力入侵立法會內部,破壞之深,愈看愈令愛護香港的市民強烈感到驚慄、傷心難過。同樣使心有中國的國民感到無助與無奈。如果說,社會的未來屬於年輕人是屬實的,那末,「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建設是讓人憂心的。青春無敵,熱情與激情,用於文創與科創,本是年輕人向前最無價的資本。但青春同行究竟是大建設抑或大破壞,得看擁有教育大平台的媒體記者、政黨政客、宗教領䄂、學校教師、社區社工……是要從善引導,抑或播種向惡的仇恨種子。

 

很可惜,過去20多年,站在教育大平台的各路人馬,不少選擇日日反中、天天仇共。文革傷痕、六四事件,是抓緊不放,永不言倦,要向一代又一代的學生感性說教,中國政府沒有最惡,只有一路更惡;但對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成就、超過13億的人口、能吃飽穿暖,參與國際事務,由環境保護到國際和平推動的承擔,經濟科研軍事幾何級數的進步,香港不少新舊主要媒體都隻字不提。

 

相反,英國殖民歧視華人管治的150多年,盡是美好,特區回歸22年,卻要刻意說成政府暴政,誰當特首,誰要為港人創一番成就,誰就危機四伏,傷身又傷心。反中反華反共的力量凝聚得法,明明是毫不負責任的製造亂世,卻口甜舌滑,捩橫折曲的向年輕人賦予「神性」使命,要「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

 

夢想會成真,主觀能動可成性,終於,主要由年輕人在台前擔綱,幕後操縱若隱若現,總的是以最駭人的暴力攻入立法會,盡情破壞。有看電視直播的,都感香港的文明與和平在淪陷中。災後滿目瘡痍,但政客盯着11月區選、明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的年輕人及大遊行的票倉,完全沒有譴責暴力,卻把責任歸咎警察守護立法會不力,擺空城計害暴風青年;也看準選民善忘,十多天前,另一同路的政客,在立法會內大聲叱喝警察要離開,立法會很安全,不需要保護。

 

政治狂飆,歪情歪理日新日異,身為教育界的立法會議員,同樣考量選票,對歷史上最破壞立法會的暴力行為,居然依舊抄錄2016年的磚頭暴動說詞,一不譴責傷害生命的暴力行為,二是顧左右而言他,說政府要檢討施政。

 

這回出現更大的暴力,口口聲聲說代表教育界的議員,依然一點也不教育,公開發言,文不對題說很多示威年輕人都愛和平、沒有暴力,隨之又琅琅上口說出,就算非法闖入立法會搗亂的年輕人,拿了要吃要喝的,會主動放下金錢,這是對暴力行為最不見血的包庇。

 

學校教育 重新出發

 

先不說攻入立法會是嚴重的罪行,就用該議員,以付錢論暴的感人「正論」,立法會受大破壞、大維修的格價,起碼要5000萬元,誰負上這筆恐怖賬?上行下效,政治立場堅定,道理必然正直,於是「民主」的校長、教師們,有學生在手,自有使命要掃除一切反民主的人與事,於是本是原定升國旗的儀式,都要理直氣壯的讓路予立場清晰的反修例民主講座。無怪乎,「沒有暴民、只有暴政」已成風尚,而「民主」恍然已成暴力的無罪通行證。

 

返回教育現場,有高度參與「反送中」的行動者,往後需要心理輔導者甚眾。先問,學校教育的資源投放,能承擔得起嗎?未能給予適當的輔導,扶正價值,惡性循環又將往覆出現!

 

事實上,香港學校要重新出發,當務之急,是拋開害人的單邊政治立場,認知任何的政治體制,能夠締造社會安居樂業的,方是好的政制。而生命教育在香港要揚帆再啟行,在這航道上,首要是異口同聲,要向任何形式的暴力說不,在這大前提之下,彼此放開懷抱,彼此聆聽,開展對話,在互相尊重的氛圍下,合力再建香港。

 

回歸教育,各界要撫心自問,生命教育在哪裹?眾裏尋他千百度,這是香港希望所在。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706


原圖:中通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9
支持
14
好正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