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未被咬一口的少數人
未被咬一口的少數人

他們說,要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

 

但這種恐懼尚未出現,或者根本不會出現,其他人已在他們爭取自由的過程中,切切實實地感受到恐懼。

 

好像很複雜吧?不如這樣,我舉個例,大家就會恍然大悟。

 

有個19歲大學生,有著跟一窩蜂同學不一樣的想法,她寫了篇文章想在社交平台發表,思前想後,還是擱下。怕,真的怕,怕身邊「熱血青年」圍剿,更怕被unfriend、起底,於是,她把文章交給媽媽,請媽媽匿名廣傳。

 

媽媽是我讀者,於是拜託我能不能給這年青人一個窗口,讓她說說心聲,舒舒悶氣,於是我效法顏聯武,把小妮子的信原文照錄,也讓大家聽聽不一樣的年輕人心聲……

 

「我想起一首Green Day的歌:《你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嗎?》不,不要那麼快回答我,你真的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嗎?

 

這個星期,我的思緒彷佛蛻變了幾趟,由一開始的冷漠,覺得這些東西離我很遠。到後來,見到身邊那麼多人,那麼多手無寸鐵、只有一腔熱血的年輕人走上街抗爭,我開始質疑自己的選擇,我是否真的太過冷血太過無知?見到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受傷流血,我封塵的使命感被挖出來了,我一度以為自己置身水深火熱的戰場,我以為我的城市要死了,我們很快就要切掉舌頭,被迫說著北方語言,寫著假的中文字,我好害怕好害怕,怕得要抓個人出來唾罵——我以為我們要齊心對抗的是那個在鏡頭前流著「鱷魚涙」的女人……

 

可是回到家後,我爸爸對我說:『你的任何決定我們都會支持你,因為我們明白大學生要選擇不出來比選擇出來更難。但是我想你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敵人。』

 

我一直以為,縱使大家意見不合,達到目標的方式不同,但各人終究都是為香港好的。過去的日子,我愈來愈質疑這個信念,我見到有些人在殘害香港,我以為是林鄭,是中央政府……但後來我才發覺他們都只是好心做壞事的可憐人。

 

再想一想,為甚麼中央政府要損害香港?他們想控制香港多一點是真的,但原因必是想香港安定「和諧」,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一定是我們內亂。亂,其實就正中外國勢力的下懷,請不要說我陰謀論太深,誰想看到中國亂?不會是中國自己吧?是在跟中國打貿易戰的美國、想證明一國兩制是失敗的台灣。

 

有人在利用我們對身份的使命感和對改變的恐懼感,作為對抗當權者的籌碼。說真的,昨晚死了的那個人是令我下定決心不會走出來的原因,不是我不同情他,而是同情不是要走出來的原因,他的死已被人消費成烈士,早已不是初衷。

 

人們已經把這件事變成非黑即白的事實,好像社會分化就只有政府vs人民、愛國vs愛港、港人vs港豬……但政治從來不是非黑即白,政治不是一般人玩的東西,它是用來控制人心的宗教,看似遙遠,卻又息息相關,但其實又不是我們一般人能玩的遊戲。

 

或許我就是鐵屋子裏裝睡的人吧,請原諒我的冷漠無情,我只是不想成為這場遊戲的棋子。」

 

實在寫得太好,年輕人的媽媽在末了也說出驚心動魄感受:「那天在電視看到一大群人遊行,突然覺得自己是屍殺列車上那些未被咬的少數人,我不知道能堅持多久,或者最終索性躺下,暢快地任他們咬一口,變為同類。」

 

免於恐懼的自由,我們早已失去了。

 

原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2019619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點算呀
16
超無奈
8
驚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