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中央表態 情理之中
中央表態 情理之中

上周本欄指出,《逃犯條例》的修訂,已經成為百分百的政治事件,而始作俑者,就是泛民主派的政黨政團。他們已經不會再去關注陳同佳應否被繩之於法,也不會去計較香港會否成為逃犯天堂,他們也不會在乎正義能否得到伸張。他們的目的,就是政治目的,他們旨在削弱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威,打擊建制派的政治支持,以求重塑政治版圖,並且在往後一連串的選舉中圖利。而逃犯條例就成為最現成的政治道具,他們在這一着玩得好,那「七一」遊行又可以作第二輪打擊。所以現時在逃犯條例玩的一切小動作,包括所謂「雙胞法案委員會」、往來4 次都不能選出委員會主席等,都是要把事件鬧大,也希望拉布拉到靠近7 1 日,仿效2003 年的「七一」遊行。泛民的目的是政治目的,手段是政治手段,如果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政黨政團,仍然把事件當作一項普通的法律條文修訂,那不但是自欺欺人,也只會一路捱打,注定吃大虧。

 

泛民玩這類政治化事件,已經是家常便飯,蒙上眼也可以玩到出神入化。他們要拖延修例,光靠拉布是不能把效果最大化,把建制陣營分裂就是最有效的催化劑。他們利用商界對修例存在一些疑慮,刻意把修例包裝成為由特區政府自把自為的事件,那就可以在建制派內製造矛盾,甚至有可能分裂。

 

除了「誇大」和「鬧大」之外,泛民更利用現時國際圍堵中國的大潮流,互借東風,造成西方國家也反對香港修例,讓泛民在政治角力上可以增加一點聲勢!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上周召集了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以及省級政協常委進行了一個閉門的座談會,目的就是在政治角力上對反修訂逃犯條例作出抗衡。

 

今次座談會的參與者,是中央政府在制度下的政治機構,屬人大和政協系統,和特區政府的管治沒有關係。中央政府一貫的立場,是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逃犯條例修訂由特區政府提出和主導,那王志民主任作為中央政府派駐香港的最高負責官員,向國家政治機構的成員表個態,以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也是情理之中。

 

王志民主任今次的政治發功,主要是拆解泛民兩面的攻勢。第一,正式表態支持特區政府修例堵塞漏洞。今次修例,並不是簡單的特區政府內部施政,同時也涉及特區和內地的逃犯移交。特區和內地雖然未有正式的移交協議,但內地過去以不同的行政方式,向香港特區移交200 多名涉案者,對香港的治安工作起了積極的作用。而香港因為未有和內地達成協議,所以至今都無法進行移交。以常識來推論,這個協議內容的磋商,在回歸之後相信一直都在進行中,猜想是條件無法達成一致協議,那可能包括內地對死刑的執行,那才一直無法落實。所以內地是今次修訂條例的相關一方,那在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之外,在情在理,中央也有權表達意見。

 

王志民主任正式向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表態之後,其政治後果,就是指「特區政府自把自為」的說法再站不住腳。過去本欄也一再分析,香港的建制派,只以北京為政治核心來定義,而不是以特區政府核心為定義。當中央政府先後通過港澳辦和中聯辦正式表態之後,泛民再無上下其手的機會,建制派在大原則下團結,立法會就肯定可以通過條例,問題只在快一點和慢一點而已。

 

對於快慢的操控,那就是特區政府的工作和責任。泛民計謀盡出,目的就是「拖」,最好拖到7 1 日之後,那就成為動員上街的最佳藉口。政府要反其道而行之,就是速戰速決。政府去信立法會要求在6 12 日恢復二讀,就是針對泛民的「拖」,這就是政治角力,你耍手段、拉布,我就繞路而行,來而不往非禮也,政治就是這樣的。

 

抗衡外力 中央奉陪到底

 

王志民講話的另一重點,是要抗衡外國力量的介入,他逐一點名,他看得、也說得通通透透,面對外國力量的介入,中央政府不會視而不見,也不會袖手旁觀,結論就是一定奉陪到底。

 

看看外國政府對一些中國企業的行政封殺,已經近於蠻不講理的階段。今次把逃犯條例修訂事件放在西方力量集結反華的大格局來看,泛民又何嘗曾肯議事講理!不斷靠歪曲事實去煽動市民,營造「要抓誰就抓誰」的氣氛,政府要解釋,是情至義盡的做法,但泛民會聽嗎?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19523

 

原圖: 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支持
2
好正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