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上大會是無奈的選擇
直上大會是無奈的選擇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逃犯條例》的修訂在議會內成膠着狀態。事源由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成立的法案委員會,原本由涂謹申議員擔任主持,但他沒有履行選舉主席的工作,反而不斷在所謂「規程問題」上周旋,借此「拉布」,導致開了兩次會議還未進入選舉主席的程序。有見及此,內會通過了更換主持的指引。但泛民議員無視該指引,「另起爐灶」自行開會,又故意與原定的委員會會議撞時間,結果出現了兩次混亂場面。泛民議員以肢體暴力來取代過去的不合作運動,惡意阻礙會議正常進行。在這個大前提下,若然繼續在委員會內蹉跎,法案的審議工作不僅會癱瘓,亂局亦看不到會終結。因此,最近各界都思考如何能夠走出目前的困境,由政府提出的直上立法會大會,至撤回或擱置法案,或比較中間的先易後難「減辣版」方案都有。

 

法案已雙重「減辣」

 

先談為甚麼所謂「減辣版」並不可行,原因很簡單,其實目前的法案已經是經過雙重減辣的版本。第一重減辣是今次修訂的內容是中央政府可以接受的。比如說,內地是有死刑的,而修訂註明移交後不可執行死刑,相信中央政府對此已經作出讓步,否則港府不可能把這一點納入修訂之中。第二重減辣就是較早前政府回應訴求,把九項可移交的罪行剔除。如果繼續減少可移交罪行,整個修訂的範圍便會變得非常狹窄,功能大減;而且政府的施政亦會予人朝令夕改的觀感。

 

其次是泛民所要求的撤回或擱置修訂,他們的建議並不可行,一則今次的修訂絕對不是可有可無,而是為了堵塞一個相當明顯的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事實上,自回歸以來這個漏洞一直存在。泛民質疑政府為甚麼過去幾屆政府都不做的事,要現在來做?這種質疑是無理取鬧,因為不能假設過去的政府把事情百分之一百都做完了,總會有很多事情未有處理,需要由下一屆政府去完成。現在台灣殺人案凸顯了這個漏洞的嚴重性,引起了公眾的注意,政府才不得不修例。如果現在停止所有修例工作,便無異於怠政了。

 

最後就是直上大會的做法。正如坊間很多評論指出,這種做法的確不理想,如果有更好的選擇,相信沒有人願意這樣做。可是,那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既然委員會不能發揮不佔用大會時間來詳細審議法案的功能,繼續在委員會蹉跎便違背了成立委員會的初衷,而只有這樣才可以放下所謂「鬧雙胞」的無聊爭拗。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 2019522

 

原圖: 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支持
1
好正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