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第一個在中國發財的美國人
第一個在中國發財的美國人

有人說,特朗普是美國史上最爛的總統,我沒有研究,不敢下定論,我只是覺得,因為特朗普毫不掩飾,我們才能看到他的荒唐他的壞,所以,不等於他是最壞,也不等於只有他壞。

 

中國人有兩個形容詞很精闢:真小人與偽君子,環顧45任美國總統,如果特朗普是真小人,那麼,同屬共和黨的第31任總統胡佛,該算是偽君子了。

 

胡佛(Herbert Clark Hoover)的名字,香港人大概會覺得陌生,其實,他是歷任美國總統之中,唯一一個懂得聽和講流利中文的人。

 

胡佛是個採礦工程師,1899年,年僅23歲的他與大學同學結婚後,第二天便一起坐船到中國去,他們的蜜月旅行,就是往中國的路上。胡佛受聘於當地的煤礦局做技術顧問,他太太則在醫院工作。胡佛還改了一個中國名字叫「胡華」,兩個兒子都是在天津出生。

 

來中國之前,胡佛只是一個剛剛從史丹福大學畢業出來的黃毛小子,他唸的是地質學,做的是勘探工作。每天在加州的礦坑辛苦工作10小時,才掙得到兩美元日薪。難怪一獲聘到中國打工,就第一時間趕到彼邦。

 

胡佛一家住在天津租界,夫婦對中國的生活非常投入,很快便學會說天津話,後來回到美國,中文更成了兩人的秘密語言,30年後胡佛當上總統,舉凡有秘事要談,夫婦倆就會轉頻道說天津話。

 

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胡佛因職業關係,對天津地形有豐富認識,故曾協助八國聯軍在天津的軍事調動。

 

聯軍後來攻入北京,與清政府簽署了《辛丑條約》,賠款4億五千萬。洋人怕大清賠不起,便建議以礦山抵債。當時天津這個大清國有煤礦場年產原煤70多萬噸,總資產達白銀600萬両,礦務局怕這國家重要礦藏被洋人奪去,於是想出一個餿主意,就是跟胡佛串通,佯稱此礦業公司為外資擁有,八國聯軍便不會打這礦產主意。

 

當時胡佛還親手偽造了一份「租借礦務局合約」,但他卻私下把「租」字改成「賣」字,結果,礦業公司避得過《辛丑條約》的宰割,卻避不過胡佛的陷阱,胡佛和他所屬的英國公司拿着這張偽造合同,成功把我們的國有煤礦公司全部奪去。

 

得手後,胡佛不再留戀中國了,他把煤礦公司股份賣給比利時商人後,便帶着大量財產返回美國,並成為美國人中第一個在中國發財的百萬富翁。

 

胡佛以盜回來的資金,在舊金山開公司,成為商界精英,1914年已擁有400萬美元財產。之後逐步踏入政界,1921年當上商務部長,1929年更成為美國第31任總統。

 

其間,胡佛曾在哥倫比亞大學及史丹福大學講學,1919年更在史丹福大學建立了胡佛戰爭圖書館,之後發展成胡佛研究所,至今仍是美國一個很重要研究亞太地區事務的智庫。

 

一宗洋人侵吞中國國有資產的巨案,歷史上着墨不多,香港人大多聞所未聞。Google一下胡佛,你甚至會看到一大段「大慈善家」的紀錄。美國總統對中國作惡,並非始於特朗普,胡佛以賊贓行善,比起特朗普的真小人行為,他更是個真偽君子。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9522

 

原圖: 中新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
支持
25
好正
8
幾正
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