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盜賊統治的新天羅地網
對抗盜賊統治的新天羅地網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就在輿論關注修訂後的逃犯條例,縱剔除部分商業罪行,但仍會影響商界之際,世界各國正在編織一張天羅地網,全面打擊kleptocracy,也就是「盜賊統治」。

 

近年國際社會關注kleptocracy,主要因為不少貧窮國家的高級官員乃至元首,直接盜取國家的天然資源和財富,導致這些國家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雖然持續上升,但大部分國民仍然活在貧窮線以下,兒童營養不良之餘,更連基本的醫療服務也欠奉。

 

現措施成效有限

 

研究盜賊統治超過十年的劍橋學者Jason Sharman,呼籲各國政府推動「打擊官員犯罪行為」的範式轉移,相信是要提醒下個月舉行20國集團高峰會的領袖,目前全球貪腐的狀態極為嚴重,世界各地必須聯手在法例和跨境協議方面,作出大刀闊斧的改革。

 

留意過去一段日子,許多國家仍堅持「主權豁免」(sovereign immunity)政策,也就是官員在任期間的行為,不會被別國起訴。從宏觀歷史的角度,各地政府算是在近年始開始有共識,普遍同意「別國官員偷來的錢,私藏自己國家」,屬於不道德以至違法行為,繼而才有各種沒收官員盜取財產的條約、法例和規定,陸續在不同國家出台。

 

不過Sharman教授發現,經過一連串偵查和訴訟之後,扣除各國在過程中的成本費用,實質回流原先國家的資金,往往所剩無幾。加上取證需時,官員一般都總有辦法調動資金到難以追查之地(研究發現近十年較多人選擇杜拜和拉脫維亞),結果全球即使合力打貪,對盜賊統治下的國民而言,真正幫助仍然甚為有限。

 

創意兩新招解困

 

如何解困?怎樣方算是對抗盜賊統治的結構性改革?Sharman教授提出了兩個相當創新而又毋須花費很多成本的方法:其一,是在現有G20的聯合協議之基礎上,全面推動世界各國禁止涉貪官員入境──由於官員可出入外交專用通道,所以偷運也往往神不知鬼不覺;而且一旦他們知道被拒入境,便會減少在該地持有的汽車和物業,甚至調走部分資金,結果反而有利偵查工作──故此visa bans絕對是低成本而高效益的一招。

 

另一創意新招,是資助一些國際性的非牟利機構,制訂一份全球kleptocracy的黑名單,重點卻不放在各國監管機關和法制是否完備,而是聚焦不同國家有多少私營中介機構(像經紀、律師、財務顧問等),有否牽涉收藏或調動這些貪官的財產和資金,並且透過社交網絡和傳媒廣告天下,從而間接對相關國家的政府施加壓力,啟動調查甚至拘捕。

 

由國際NGO去擔當這個角色,做法較公營監管機關來得更有彈性,且成本也低:簡單如有系統地追蹤報道一眾貪官子女在網上如何炫富,最近買入什麼大宅、珠寶和跑車,只要長期跟進和定期揭發,加上全球網民起底,準能收到一定程度的監管效果。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521

 

原圖:網路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支持
1
好正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