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作者其他博評
是否過分監管?
是否過分監管?

幾年前筆者隨團到中國旅遊,曾經到過上海市區一家銀行將美元兑换人民幣,在服務台前輪候,比我先到的有兩個少婦,其中一個還携同了小孩來提款,服務員用「貨幣點數機」為她點清數額,然後將一紮又一紮面額一百元的人民幣放入一個土黃色的紙袋內,看來有三十來紮那麼多,婦人接過紙袋後從容不迫離開了銀行;第二個不約而同也來銀行提款,只是數額似乎比前者更多,但一樣在接過紙袋後不慌不忙離開。這種現象在加拿大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我好奇將所見向導遊提問:「到銀行提取巨額金錢難道不怕被人搶劫嗎?」他答:「在中國幾乎每個街角都有監視器(電眼)的裝置,犯案者很快便被捉拿及繩之以法,誰敢冒險犯科呢?」


這次旅程經常在高速公路行走,我留意在隧道和橋梁入口處或一些重要交匯點之前,都有監視器對準來往的汽車,攝錄機的快門不停啟動,用來阻嚇超速駕駛。這些裝置立下奇功,在十四天的旅程上沒有遇到過任何因超速行車而引發之意外。這比起安省401高速每天發生數宗交通事故省去不少麻煩,減低人財的損傷!除此之外,中國警察對付醉駕執法非常嚴厲,很少司機會以身試法。我們應邀參加之飯聚,開車赴約的人都自動自覺地避開酒精,點滴不沾唇。


我也曾經搭乘高鐵很多次,聽到車廂內揚聲器不停發出警告:不准無票或持有過期車票乘車,及禁止在車廂內任何地方吸煙,違者除了受到罰款之外,還會遭受「社會信用評分」之不良紀錄,會影響將來購票及申請信用卡或房貸之資格。乍聽起來,感覺對付乘客的規則似乎過分嚴厲,但細想一下,這些規條卻保障了循規蹈矩者的權益不受侵犯。如果你搭乘過紐約的地鐵,會不時遇到一些賣藝者在車廂內巡迴演出,或一些憤世嫉俗的青年人站在擠逼的車廂內發牢騷,罔顧其他乘客享受安寧之權利。入夜後紐約地鐵站內變得猶如鬼域一樣,乘客寥寥無幾,夜歸人很多都不敢冒險搭乘地鐵,避免遭受攻擊或打劫。聽說近年有所改善,是有賴於執法加強。我在北京或上海使用地鐵時便沒有這些憂慮。


這次回國旅遊所見,最顯著的是吸煙的人少了很多,禁煙區執行得很嚴厲。機場的候機室及高鐵車站的候車處都列入禁煙區,絕對沒有人放膽去挑戰這些規定。我們入住的酒店,禁煙房也再不像以前一樣虛有其表,找不出有被香煙熏過的痕跡;另一發現是行走在市區內的摩托車都改為電力推動,減少了廢氣的排放,環境污染減低,廣東很多市鎮的上空重新出現藍天白雲。據說多年前政府曾經頒發禁令,舊式的摩托車在一夜之間不知所終,從此銷聲匿跡。中國地方政府執行任務貫徹到底,比起一些顧此失彼之民主國家效率高很多。中國也着重綠化環境,不少市鎮便是按照這些規劃開發的。


除了交通規條、禁煙及禁止醉駕嚴格執行之外,據聞罪犯的子女在選擇學校或申請公職時也會受到影響。「父債子還」曾經是舊社會的傳統,想不到會延續到今天。西方社會是難以接受這些傳統的,認為它對子女不公平。中國決策者為何仍樂於保留這些傳統呢?值得磋商。


中國人口多,如果執法不嚴,後果又會怎樣呢?


原圖:中通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支持
0
無計啦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