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177年後的砵甸乍
【獨家文章】177年後的砵甸乍

時尚的中環,有條懷舊老街,斜斜的、靜靜地,像時光倒流,躺在皇后大道中至荷里活道之間。因地勢陡直,當年興建時特別用大石鋪砌路面,設計成一凹一凸的扁梯格局,既方便上落,又可沿兩旁瀉走雨水。這條歷史長廊,大家都叫它做「石板街」。


「石板街」只是外號,它其實有個正名,1858年,當時的殖民地政府將此街命名為「砵典乍街」,以紀念香港第一任總督:陸軍中將砵典乍爵士(Sir Henry Pottinger)。


這個砵典乍(Pottinger),不單是英國在香港這殖民地上派駐的第一任港督,他更是1842829日,在英軍艦艇上與清廷欽差大臣簽下《南京條約》的英方代表,砵典乍的大筆一揮,從此香港島就給割讓了英國。


歷史的弔詭,在177年後出現。


日前,由民主黨李柱銘、涂謹申、支聯會李卓人、公民黨吳靄儀、香港眾志羅冠聰及記協前主席麥燕庭組成的「反對逃犯條例美加告狀團」,第一站飛到華盛頓,就跟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太事務高級主管會面,這個專門幫美國總統搞亞洲的國安頭目,名叫博明(Matt Pottinger),無獨有偶,也是Pottinger,譯名不同的砵典乍。


177年前,國家弱,香港人無奈要向英國來的Pottinger俯首稱臣;177年後,國家強了,竟然仍有人甘作奴才,跑到美國向另一個Pottinger膜拜。


這陣子,中美貿易戰正打得火紅火綠,美、英、法、德、加、澳、紐、日等親美國家,組成了新八國聯軍,對中國經濟進行圍剿式群毆,而這個常令國家頭痛的忤逆仔香港,竟然有人跑到美國腳下,拉著美政客的褲管,舉手申請做國賊。


沒有吳三桂引領,當日清兵也許找不到入山海關的路;沒有反對派提供子彈,今日新八國聯軍也不會有攻擊中國的棋子。


小島上一條法例的修訂,竟無端引來英國駐港領事及歐盟關注,美國國務卿更指修例威脅香港法治;德國聯邦外交部次官更高調抨擊,說條例一過,德國商人在港的營商環境將急速轉壞。最可笑還是那個仍軟禁著孟晚舟的加拿大政府,孟案在前,虧他們還好意思說出「引渡」二字。


日防夜防,國賊難防,恥辱刻了在史書卻相忘在江湖,以賣國為樂的人,177年後,還是喜歡跪在砵甸乍腳下。


原圖:李卓人Facebook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90
講得好
43
嬲爆非建制
16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