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害怕《逃犯條例》?
誰害怕《逃犯條例》?

修訂《逃犯條例》一事鬧得沸沸揚揚,但我一直不認為它的通過與否對港人的利益有重大的影響,有杯弓蛇影,誇大之嫌。

 

對一般人而言,此修訂若然通過,香港不再是逃犯天堂,他們也許會認為這是好事,這會滿足到他們的正義感,但若說他們對此感到與切身利益有關,只怕未必。

 

反過來說,某些政客把此事誇大至香港生死攸關,危急存亡的地步,也使人失望。香港每天這麼多人來回內地都不怕,可又誰會突然害怕被引渡?若然內地引渡某人,要得到中央的批准,手續繁複,一般人等便不要太高估自己的重要性,以為別人在意他們了。現在修訂的條例,豁免了不少類型的案件,我對此倒是不以為然。例如,政治案件阻塞了引渡之路,這意味着有些人在內地作奸犯科後,卻可在香港故意高調大搞政治,並以此為掩護色,一被引渡便推說是政治迫害。有些人在內地犯了大罪,逃到香港前,有誘因再多犯一些殺人放火般的死罪,因為死罪反而可成為不能引渡的理據。

 

社會中究竟誰才會害怕引渡條例呢?簡單的答案是「身有屎」之人,但這些是甚麼人?內地的貪污犯每以香港作為其財富儲存地,在沒有引渡機制前,他們可能視香港為理想的安全港,有了修例後,此情或許不再。香港也是世界最活躍的情報中心之一,各方間諜雲集,這早已是公開秘密,這些人對香港本身的情可能沒有多大興趣,他們要收集的應是與內地有關的,可能他們要常到內地才能把工作做好,若條例通過,香港便再也不是他們的安全港了。這些人不一定只是港人,也包括其他國籍的。

 

如果香港不再是逃犯天堂,資金流入會否減少?這根本不是問題,若是真正的投資者如此忌憚被引渡,我們便不會見到這麼多國際資金願意湧到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也許貪污而來的黑金會撤退,但這只會被合法的資金所補充。美國要反恐,要求了香港的銀行及金融機構設下種種監管制度,既然美國也要香港遵從它的旨意,那麼加強監管內地貪官的資金活動,並在需要時把他們送回內地,又有何不妥?我們也要知道,中國的儲蓄率及儲蓄量都位居世界前列,資金積累充裕,流入香港的資金一般情況下只怕過多,不是過少,近月香港有資金流出,只是反映着前幾年流入太多,能疏導一下會更好。

 

既然《逃犯條例》對一般港人的利益無觸動,受影響的人又不值得同情,又有這麼多關卡防止引渡機制荒腔走板,那麼為何有些政客對此條例的反應如此咬牙切齒,表情十足?有人說他們演戲,也許有此成份,但我相信他們應有不少真情投入,他們目的何在?誇大事情本是爭取選票的法門之一,但觀乎香港市民普遍對上周立法會中的爛仔行徑搖頭歎息,他們選票也可能會流失。這些政客的策略似乎是走焦土政策之路,在多種事情上與對手玉石俱焚,所以不用再理會形象是否理性,只要得到一批極端思想的人支持,中間選民的不滿也無足道哉。這是很短視的策略,通常只在感到時不與我時才會盡地一煲。在山雨欲來風滿樓中美冷戰將發未發之際,這不見得是好策略,香港若激進活動頻繁,容易吸引中央注意,為免後欄起火,中央在與美國相爭期間,順手把香港整頓一下,以減少外力對港的影響,這是中央輕易可做到的事。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517


原圖:中通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3
支持
5
搞笑咩
7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