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八婆之後
八婆之後

近年社會爭鬥頻仍紛擾,大如政黨爭拗攻訐,小如個人利益追逐,逼得人心煩氣亂。政論家在不知所措當中,溝通和包容成為結論出現最多的字眼,可是若說香港缺乏溝通和包容,又不太像。

 

反對派竭力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狗急跳牆,圈了山頭設寨,強行召開自說自話的會議,明知議決不會得到法律認可,仍然火裏火裏去,為的只是能拖多久便多久。

 

反對派議員霸佔會議室,用暴力阻止建制派議員入內,一把年紀的石禮謙要由保安和較強壯的同袍保護,架開那些飛越好幾層人鏈的議員如范國威等從天而降,百多磅身體壓下來可不是鬧着玩的。還有那搶東西搶瘋了的許智峯,一而再去搶石禮謙持着的咪高峰,保駕者也只能用手擋着,被動地防禦。

 

兩日紛亂過去,建制派議員拿對手沒法,滿臉委屈地寫信給內會主席,請求指示怎麼辦;另外又派出4名代表與反對派議和,包容和溝通做足。

 

作為提出修訂議案的主事方,政府事後發出一通不站邊的聲明,盡顯溫柔敦厚一面,說白了也離不開籲請大家互相尊重和包容,多多溝通,盡量做好議員的工作等等,連循例的譴責暴力也欠奉。表現出來的是和事老,忘記的是修例主催人的身份,建制派議員看了應不是味兒,但包容滿分。

 

肢體和語言暴力變成社會文化,甚至受到部分傳媒讚揚,得多謝社會人士包涵。曾經循文化界出選立法會議員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最近在議會被逐時辱罵林鄭月娥:「你唔死都冇用呀,八婆。」說話粗鄙、歹毒,市井之徒也不輕易出口,由這位讀飽書的民主鬥士說出來,着實令人感到文化的淪落,可是翌日要在傳媒報道中找譴責的言論還得費好一番心機。

 

也許,粗言穢語得到包容已成常態,大眾見怪不怪。想想幾年前有老師在旺角鬧市用粗話罵警察,事後竟然得到不少傳媒支持,形容是憤怒中真誠的表現,有年輕人更豎起大拇指讚夠潮:近的可看看各大學民主牆上的留言,粗鄙歹毒的程度,可能連胡志偉主席也受不了。

 

記得幾年前有香港導演拍了一部自命低俗的喜劇,有雜誌舉辦徵文比賽討論,由國內一位大學生勝出。冠軍作品文筆流暢,分析條理分明,卻惹來所謂民主人士圍攻,製片人的一句話更令人汗毛直豎:低俗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當時着實氣難平,但回望幾年來的風風雨雨,又很難說他全錯,起碼部分人的價值觀確是這樣,不然怎可能在最高議事機構上罵人八婆,叫人去死。

 

英殖年代,若有人膽敢在立法局撒野,早給關進牢裏;有人膽敢用粗口罵警察,警棍侍候是最低武力。回歸以來,包容不當行為似變得順理成章,但包容不同意見是美德,縱容不當行為卻是包庇,無止境地縱容只讓惡行的細胞以幾何倍數分裂。「八婆」今日過了關,日後可以斷言的是,沒有最鄙俗,只有更歹毒。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517


原圖:視頻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嬲爆
2
驚訝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