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的議會亂象反對派荒唐霸道
史無前例的議會亂象反對派荒唐霸道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最近發生的議會亂象是史無前例。還記得多年前,有反對派議員為了「博出位」而「掟蕉」、「拉布」,當時很多人覺得難以置信,莊嚴的議會居然可以如此荒唐。沒想到如今審議修訂《逃犯條例》,反對派「拉布」出位較之前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對荒謬的議會暴力又下了一個新定義。

 

過去無論反對派多麼離譜,最終都只是一種姿態,不至於用肢體暴力。觀乎他們今次事態,他們不惜以暴力方式阻止會議正常進行,騎劫法案委員會,違抗內務委員會有關更換主持的指引。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導致這一切混亂的人,居然就是反對派中的最資深議員涂謹申。

 

一切混亂乃反對派造成

 

正如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所說,涂謹申作為法案委員會的主持,一開始就做錯了。因為他當時只是主持,不是主席。主持唯一的職能,就是幫助委員會選舉主席。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權力,包括沒有權力去處理規程問題。

 

法案委員會開了兩次會議,涂謹申還在處理一些他根本沒有權力去處理的所謂「規程問題」,還沒有選出主席,令法案委員會根本無法運作。內務委員會作為法案委員會的上一級議會,基於涂謹申的拖延而決定更換主持,讓石禮謙議員能夠盡快幫助委員會選出主席,令委員會恢復正常運作。

 

反對派有一種說法,就是當內務委員會發出指引後,應該先讓涂謹申繼續主持第三次會議,看看委員會是否同意內會的指引。這種說法完全似是而非、混淆視聽。如前所述,涂謹申處理第一和第二次會議的方式已經非常錯誤了,正是由於他的錯誤,促使內會通過了更換主持的指引。涂謹申已經錯了兩次,難道還要讓他錯第三次嗎?任何一個負責任的議會,都不應該容許錯誤不斷重複、繼續存在。換言之,如果內會繼續讓涂謹申主持第三次會議,內會便有失職之嫌了。

 

更離譜的是,反對派議員無視內務委員會的指引,另起爐灶開「山寨會」,這種舉動令立法會蒙羞。而當石禮謙進入會議室,準備召開合法合規的法案委員會會議時,反對派議員就用肢體暴力去阻擋,阻止石禮謙主持會議。我當時在現場見證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反對派議員猶如「爛仔上身」,行為之粗暴,超越以往我所見過的所有議會衝突,令人震驚。作為立法會議員的一員,實在感到痛心。也難怪石禮謙慨嘆,立法會變成了馬戲團。

 

應恢復立法會審議法案功能

 

法案委員會會議至今已經舉行了四次,首兩次是有人挾主持之名行主席之實,以極不負責任的「拉布」拖延選舉主席;其後兩次根本談不上開會,完全是瘋狂搗亂。最近一次,主持都未坐上座位便要宣佈會議結束,這一切都是史無前例。由此可見,反對派議員從來無意認真審議修訂《逃犯條例》,只是無所不用其極,阻止審議。其實,他們一開口就要政府撤回修訂,還有何正經事可議?

 

議會是一個不同政治立場交鋒的場所,大家針鋒相對、交換意見很正常。但要確保場面不失控,不令議會連議事的基本功能都喪失,每一位議員必須遵守規矩,抱具建設性的態度去參與;若是為了破壞而來,必然令議會失去議事論事的空間。

 

我們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尋求合理合法的方式,恢復立法會審議法案的功能,讓議員能夠全面考慮政府的理據、社會的意見,以及任何可以改善有關立法建議的方案,理性務實地解決港人在台灣被謀殺一案所帶出的問題,為受害人及其家屬伸張公義,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原圖: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嬲爆
1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