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蓄意「極限破壞」 草案直上大會避「鬥牛」
反對派蓄意「極限破壞」 草案直上大會避「鬥牛」

這邊廂,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施以「極限施壓」,以施壓為名,違諾背義為實,損人為利己。這邊廂,香港反對派在審議《逃犯條例》草案時則是「極限破壞」,全力阻開會、阻審議;前者勉可辯解為唯美是利的「自私」,而後者則除了詭戾悖逆外,還可說什麼?

 

繼首兩次會議被反對派的「政治口水」淹沒後,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日前舉行第三次會議時,反對派變本加厲,用盡法委會鬧雙胞、霸佔會議室、搶佔主席台、圍堵衝撞建制派議員、阻塞通道和滋擾阻撓立法會保安人員維持秩序等可以想像出來的流氓孬招,瘋狂阻止法委會開會,並令多人受傷,儼然把法案委員會轉作鬥爭委員會。他們一心想把草案「拖死」,意圖令香港的法治和國際形象蒙污,凟職、無品、失格,枉領高薪當議員!

 

議員故意荒怠職責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目的有二,一是要處理香港青年自認在台灣殺人的案件;二是要盡早堵塞現行法律機制漏洞,希望盡快完成修訂。對於法案的條款內容,法律爭議不能免,但政治爭議則不應有,一切都有待議員以專業和民意進行理性辯論、協商修訂,這都是議員應盡但被故意荒怠的職責本分。

 

中美貿易戰已瀕臨界點,香港勢受池魚之殃,外患當前,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反對派堅持攬炒,所為何事?又應如何收拾「佔領議會」後留下的爛攤子?

 

一、在台灣命案後,港府緊急修訂《逃犯條例》,堵塞法例漏洞,避免有人逍遙法外,這都是基於依法守法執法的負責任考量,事件純屬本港內政,與美英歐盟等國和守法良民無關,他們可以提出意見,但無權提出反對,反對派卻竟主動串連,與國際力量裏應外合般羅織「理據」,硬要拖垮草案,背後意圖昭然若揭,就是要把香港變成逃犯天堂,方便「招兵買馬」,針對內地。

 

二、一切的反對理由或憂慮,都是衝着中國法治的不信任,並意圖把香港和台灣從「一國」或「一中」原則中切割出來,好讓其成為國際力量的一隻棋子,至少要在中美兩強博弈中起着牽制中國的作用。

 

三、在實力不足、勝算渺茫下,反對派竟能總集全力攬炒,很明顯,他們的目的是求拖不求贏,程序為重,結果為輕。一句話,就是要向背後金主顯忠誠,亦為未來兩年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預先箍鐵票,借涉及人命天理的法例修訂,遂行一己的政治圖利。

 

四、今年的惡鬥若能先例一開,明知票數不如人的反對派,在本屆立法會的餘下任期內,將會更加無所事事撩交打,甚至無風起浪,借故發動大型而激烈的街頭抗爭。因此,政府和建制派必須做好打硬仗的準備,堅持法理、檢舉違法,讓議會運作重回正軌。同時,既然法委會已成格鬥場,而具爭取的法案亦例必再在大會重新審議,倒不如把草案直接交上大會。

 

原文轉載自《報》 2019514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嬲爆
2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