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變臉如何應付?
特朗普變臉如何應付?

本文作者為科技大學前經濟系系主任雷鼎鳴


這幾天在上海的中歐國際工商學院(CEIBS)參加學術會議,有一位很熟的經濟學朋友臨時不能來宣讀他的論文,原來是特朗普突然又再變臉,他被告知要留在北京隨時候命,以備中央領導人諮詢最新的分析也。此種安排過去我曾多次聽過,不以為怪。

 

特朗普的變臉翻枱把戲早已成為他的生招牌,在河內與金正恩談判時如此,今回只是故技重施而已。由此推斷,他將來說甚麼好話,承諾甚麼,我們都可當作耳邊風,這對堂堂泱泱大國的美國,損害之大是難以估算的。特朗普此種瘋癲的形象,在世界各國及美國都早已深入民心,我們是否有需要分析他這個突然從中國入口商品大幅加稅的決定嗎?有需要的,這有助中國更深入了解此人,並據此而制定政策。

 

先看看背景。貿易戰在去年上半年早已打響,美國對多個國家都胡亂增加關稅。稍有道行的經濟學家都懂一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定律,貿易赤字或盈餘一定等於國家的總儲蓄減去投資。此數若是正數,便是盈餘,負數則是赤字。美國人只要一天還做大花筒,拼命消費,儲蓄便低,貿赤不會消失,大加關稅也沒有用。貿戰打響後,二○一八年美國的商品貿赤不降反升,從二○一七年的八千零七十五億上升至八千九百一十三億,特朗普宣稱的「貿易戰是好事,很易勝利」的說法已經完全破產,美國對華的貿赤,一樣從三千七百五十五億上升至四千一百九十二億。

 

我們再看美國的經濟。二○一七年底美國減稅對短期經濟肯定有正面影響,但因其沒有減開支,長遠卻會使赤字擴大。哈佛的著名經濟學家巴羅(Robert Barro)去年曾預測,減稅的正面效應可維持兩年,即二○一八及二○一九年GDP平均每年有百分之三點一的增長。去年全年的實際增長是百分之二點九,但第四季跌至百分之二點二,今年第一季則回升至百分之三點二,四月份的失業率也降至百分之三點四。股市方面,去年九月美股因憂慮貿易戰而劇跌,年底開始,卻隨貿易戰有結束的憧憬而回升。今年的一月及二月,美國的貿赤比去年同期也稍降。

 

這些數據與經濟分析相符。減稅的效應還在起作用,美國經濟暫時還向好。貿易戰的擔憂對股市不利,去年第四季美國的GDP及股市表現都強差人意,正是因此因素在起作用。今年第一季情況好轉,與貿易談判不斷傳來好消息有關,但去年底經濟的放緩,卻使到今年初美國的貿赤稍減,原因是經濟停滯可使美國人減低開支,向外國購物的定單減少。

 

在此態勢下,達成貿易協議對特朗普及美國有何影響?有協議的話,美國股市有支持力,貿易戰消失是利好消息,經濟暢旺,但人民消費增加,所以貿赤更大。假如人民忘記了特朗普對減少貿赤無能為力,經濟的好轉有助他明年的選情。假如協議告吹,但中國出口到美貨品不變的話,美國政府則共向美國人民及企業每年共多徵收約六百二十五億美元的關稅(這筆稅基本上是美國人而不是中國付的),這等於美國GDP的百分之零點三一,美國也因中美貿易繼續會有衝突的預期而受損,股票也會下挫。但對特朗普而言,他卻可渾水摸魚,自稱對中國夠強硬,不似奧巴馬般軟弱,甚至可以把貿易戰後美國貿赤反而節節上升的責任,乘機諉過於人。我的一位美國經濟學朋友斷言,特朗普的反口,觸發點正是近日有傳媒說他很需要得到協議,所以甚麼也肯退讓,他害怕別人以為他軟弱,所以亂搞一通。要知道,特朗普重視個人利益多於美國利益,他不一定想有協議。

 

對中國而言,以和為貴,有協議當然比沒有協議好。我去年曾在各報寫過大量分析中美的文章,結論是就算中美貿易完全中斷,中國所受的損失依然十分有限,原因是中國與二、三十年前相比,變化已大,貿易的正面作用大減,中國輸美商品很大部份的含量不是中國所造,而且中國夠大,生產線完整,對外倚賴低,美國則不能不大量進口。中國完全有條件對美國說不。對美的適當策略也不複雜,表現要冷靜成熟,可使人更覺特朗普的幼稚,判態度要堅決,對美的無理要求,一步也不用讓。特朗普並無多少板斧!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510

 

原圖: 中新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支持
11
好正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