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作者其他博評
我心目中的二哥
我心目中的二哥

二哥雖然走了,但音容宛在,難以忘懷。

 

 他比我年長十二歲,在我上小學時已開始工作,協助父親主持「大中華米較」的業務,經營輾米廠的生意。他年少有為,精明能幹,是父親的好助手。家中除了父親之外,他便是最有權威的人,弟妹們都以他唯馬首是瞻。這個地位一直維持多年,等到我們長大了才逐漸淡出。

 

我們的芳鄰也是一家輾米廠,東主是幾個新加坡華僑。他們早年在英國受教育,對這些家庭式生意不感興趣,有意出讓給我們的二姐夫。二哥是扯線人之一,協助買賣雙方草擬出讓合約。為了保密,他們竟然同意由我將條文抄寫。這是我首次接觸商業談判之經過,終身不忘。

 

 奠邊府戰役結束後,法國殖民地政府由越南撤出,南北內戰隨即展開,徵兵號令引起一片恐慌,華僑子弟為了避免入伍紛紛出走。我和六兄便在父親及二哥的策劃下離開越南,若非這樣,我的命運將會改寫。由此可見,二哥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擔當起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沒有他的參與,我將會滯留越南,極可能成為越戰結束後「投奔怒海」之千萬「船民」之一,生死未卜。

 

 離開越南之後,我來到香港繼續上中學,經費由二哥支付。在香港受教育增強了我融入社會的條件及提升我就業的機會。很快我便能够紮根於此,並成家立業,比起很多晚來的越南僑生及難民幸運得多。

 

 越南局勢難以捉摸,二哥為了子女的前途,也將長子及次子秘密送到香港去,他則留守越南,靜觀其變。他對家庭的責任心很重,是個好父親及好丈夫。

 

 南越政權終於不保,全面赤化。二哥被遣送到「新經濟區」發展,其實是他「地獄生涯」的開始。二哥决心要逃離這個「絕境」,伺機而動,終於如願以償。由海路逃出,一家三口來到了加拿大的溫哥華,從頭再來。

 

二哥做事很細心,穩紮穩打,步步為營,從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脫離越南便是他精心設計及按歩就班的行動。他性格堅強,敵我分明,與越南共產政權勢不兩立,離開越南之後從未回去過。他也是一個能夠吃得苦的人,由高高在上的輾米廠少東,因時移勢易而屈居為速食店之清潔工,也沒有失去做人之尊嚴,堅守本分及原則。

 

 二哥來到加拿大之後,除了上班之外,深居簡出,平日以種花養草消磨時間,也留意社會的動態,尤其關心香港發生之事,朝夕與收音機為伍,自得其樂。我在報章雜誌發表之文章,很多時先由他把關,可減少一些錯漏。

 

 沒有人是完美無瑕的,二哥最大的缺點是脾氣暴躁,聽到不合意的說話時會作出很強烈的反應,有時會令到二嫂很難堪。事後他當然知道自己理虧,很快便收聲了;他也抽煙,屢勸不聽;他也嘴饞,愛吃油膩的食物,有點任性。

 

 由於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較高,二哥養成非常獨立的性格。例如:他英文程度雖然不高,但一直都由自己填寫報税單,不必求助於人;他到了八十多歲仍能夠開車,並以車代步。

 

 他珍惜現況,熱愛生活,是保持長壽的先決條件。曾經動過大腸息肉的割除手術,也接受過腦溢血的急救治療及兩次中風,二哥也安然無恙,不只一次逃離鬼門關,想不到二型糖尿病才是他健康的大敵,經年累月破壞他體內主要器官的功能,直到他心臟衰竭為止。

 

 二哥雖然走了,但我心中永遠有他的存在!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令人傷心
0
唔係呀哇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