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他們沒告訴你的……
他們沒告訴你的……

如果大家仍記得,佔中九犯判刑前,曾在庭外拉起一幅黑色橫額,上書七個大字:「不廢江河萬古流」,那是最後的濫情,反對派欲借杜甫詩句把社會情緒推至最高點。

 

販賣口號,向來是反對派的絕招,尤其年輕人心裏有團火,誰擦起一根感性的火柴,火就會迅速燃燒、蔓延、一發不可收拾。

  

在最後審判日看到「不廢江河萬古流」這句,不用解題,都感受到那種澎湃、那種壯濶、那種義無反顧。

  

然而,反對派卻沒有告訴你這首詩的前一句到底是甚麼?

 

原詩出自杜甫《戲為六絕句》其二的最後兩句:「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用現代人話就是這樣說:你班友仔身名俱滅之時,真理及好文章依然會像長江黃河那樣萬古流傳。

 

知道這詩的前一句,再看看黑橫額後面站那班社會破壞者,實在諷刺,原來這橫幅,是寓意他們自己「身敗名裂」的今天。

 

不學無術、只取其浪漫、不知其原意的例子,還有很多。記得佔中時年輕人聚集最喜唱的歌是甚麼嗎?當年有首名叫《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歌曲就常常在佔領地響起,那是歌劇《孤星淚》的主題曲。

 

此歌劇改編自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佔中學生看到MTV裏年輕人揮舞紅白藍旗就以為是講法國大革命。“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浪漫激蕩的歌詞,鼓動了情緒,衝呀衝,衝向權威,殺向不義!

 

然而,佔中主事者沒告訴大家,這本《悲慘世界》、這齣《孤星淚》、這首佔中主題曲說的,並不是法國大革命的故事,而是發生在1832的「六月暴動」。

 

這起義是一場由「共和黨」發起、學生做主導的巴黎街頭浴血戰,一群十來廿歲的青年學生在巴黎老城區築起街壘,與國民警衛軍血戰,最終起義慘敗,93人死亡,291人負傷,超過1500人被囚禁及審判後被問吊。

 

共和黨領袖一早嗅到事敗的氣味,在起義發動不久就丟下奮戰的學生,逃離巴黎,四處躲藏,所以這6月暴動死的,幾乎都是打頭陣的年輕人。如果不是雨果為此事寫下名著《悲慘世界》,這段歷史,早就在世界洪流中灰飛煙滅,那些年輕人,真箇死了也無人知。

 

看了這歌曲背後故事,你會發覺與佔中何其相似。朱耀明說,我們只開了個頭,佔了三天,之後運動已是學生主導的了,要我們承擔責任,我不服。原來,那首歌,早已預示佔中結局。

 

歷史總是在重複,浪漫激情永遠動人心弦,但背後他們沒告訴你的故事,才是真實。

 

原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201956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5
嬲爆
8
唔係呀哇
9
驚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