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仁慈的鯊魚
【獨家文章】仁慈的鯊魚
民建聯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看到佔中罪犯陳淑莊在判刑日忽然腦瘤,於是在臉書發帖說:「一到找數,個個都身患絕症。你玩晒啦~~~

何議員說的,正是大部分香港人的心底話。不過,出頭鳥自是第一時間當災,何的帖文一出,反對派打手立即如鯊魚見血,群起圍噬。網上攻擊、黃媒發箭,「惡毒」、「涼薄」……什麼形容詞都用盡,最後口徑一致地罵:「佢唔係人!」

我奇怪,當《蘋果日報》李怡撰文叫病逝的人大代表王敏剛做「吻肛」,當教育大學學生貼上大字報恭賀副局長喪子,這些仁慈的鯊群,你們在哪裡?你們怎麼半聲不哼?怎麼還吶喊支持?怎麼不直斥一句:「你唔係人!」

為什麼你罵人,就是言論自由;人罵你,就是涼薄冷血?秦始皇年代不是已統一了度量衡嗎?怎麼今日你手上還是拿著不同算法的伸縮尺?

市民看不過眼的,不是陳淑莊的腦瘤、不是邵家臻的糖尿、也不是朱耀明的腸病,大家鄙視的,是你們的膽色、你們的氣節。

說好的無畏無懼呢?找數的日子,我們只看到一個個又畏又懼。如果你們真的是在搞革命,請給大家看看一個革命者的氣度。

秋瑾之所以為後人讚頌,是因為她被五花大綁處斬之時,只昂首丟下一句「秋風秋雨愁煞人」,她沒有求饒、沒有痛哭、更沒有左躲右避。毛澤東把兒子送上抗美援朝戰場,最後兒子死在異鄉炮火下,毛也是一言不怨、一淚不下,這就是革命,這就是代價。

如果這班佔中頭目能昂然勇猛拍心口說:我不入監獄誰入監獄?大家還會對他們有半分敬佩。現實卻是九犯出盡絕招避牢獄之判,氣弱柔絲搏社會同情,喊苦喊忽動大眾惻隱,這種政治戲子,對不起,我們看不起。

朱耀明說,質疑陳淑莊病況的人欠缺憐憫之心,那請問朱牧,作為神職人員,看到因佔中毀掉的商戶、撕裂的家庭、受傷的執法者……你又可曾心生憐憫?

我沒有信仰,但我相信蒼天有眼,誰以祂的名行不義,即使逃得過地上審判,也躲不掉上天嚴懲,無力的香港人,等著瞧吧!

原圖:蘋果日報截圖、Wenweip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41
好正
21
嬲爆
1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