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投資講膽量
逆向投資講膽量

本文作者為科技大學前經濟系系主任雷鼎鳴

 

我向來視股票投資為一種比賭博優勝的遊戲,而不是一種發達工具。說它是遊戲,因為我深信股價的上落在短線上表現出隨機散步(random walk)的特徵,難以預測,靠它發達,猶如靠賭博致富般,運氣勝於一切。但它比賭博優勝,原因在於發行股票的企業本身有投資有利潤,利潤最後會回歸股東手上,這不是零和遊戲。長線投資,只要不犯太大的錯誤及運氣不濟,可以有合理的回報。

 

要賺錢不難,要長期跑贏大市卻是不易。我只把自己定位為謹慎的投資者,對靠此發達不存厚望,因生活簡單,錢多了也無大作用,但若輸掉一大筆,則仍會很傷,所以平衡風險,分散投資仍是一直遵從的心法。

 

若要提高回報率,也不是束手無策。最簡單的方法是投資界經常建議的收入平均法(income averaging),即不論大市是上是落,總是每相隔一段固定時間便把部份收入投資到股市中。當買入時剛好遇上股價高企,買到的股份數量便較少,但也有一些時刻股價低迷,買入的股份數量便大,所以用了這方法一段時間後,你以低價買入的股票數量上便大於高價買入的,平均回報率自然較高。此種方法亦是強積金背後的投資原理之一。

 

對胸懷大志的人而言,這種方法難免太過保守。當玩這遊戲較為興奮時,偶而也可把一部份資金(最好不要全部瞓身)去博一博。我較為傾向的是當一個contrarian逆向投資者,即絕大部份人都悲觀,甚至絕望時則應入市,大家亢奮時要控制好情緒,早點離場。

 

這說來容易,選擇時機卻難,但有一簡單原理可幫助我們增加勝算,這需要指路明燈,但明燈何處有?環顧周圍,我們不難發現,長期跑贏大市的人鳳毛麟角,遍尋而不可得,但輸給大市的,卻所在多有。只要選定一名長輸將軍,並暗中觀察他的投資取向,按他相反的策略而行便是。

 

用逆向投資可得怎樣的回報?過去十多年來,最能引致大眾悲觀絕望的無疑是二○○八年的金融海嘯,我尚記得當時全球恐慌情緒高漲,我當時寫了好些文章,認為這是政府錯誤而非市場失靈所造成,並相信政府擁有工具可使市場回穩,在當時這已算是樂觀的言論。全球股市大約在二○○九年二、三月間探底,亦即那時才是最悲觀的時間。若在這市場近乎絕望的時候入市,今天的回報有多少?

 

買恒指成份股的,今天恒指是當時的大約二點四八倍,若加上平均每年百分之三點五的分紅,十年前投入一百元,現在可得三百四十一元,年均回報率幾乎有百分之十三。若投資美股,今天的標普500是十年前三月初的四點一五倍,加上每年百分之一點九左右的分紅,當年投資一百元,今天可得四百九十元,年均回報率是百分之十七。就算是在港投資樓市,今天的中原地產指數是二○○九年三月初的二點九八倍,假設租金回報有百分之二,年均回報率也超過百分之十三,稍勝股票投資。

 

但上述不錯的回報是建基於在最壞的是時代有膽量做逆向投資才可達到。我們若把投資起點設在二十年前而不是十年前,回報率便有不如。投資恒指(加上分紅或租金,下同),年均回報約百分之九,投資標普,年均回報百分之六,投資香港房產,年均回報也只得百分之八左右。不過,這些數字雖說明了逆向投資的優越性,我們也不可不防股市表現的隨機性,可能一鋪清袋的投資要避免。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426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驚訝
0
唔係呀哇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