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無國界攻心計
無國界攻心計

香港人很容易被兩個字騙倒,這兩個字叫「國際」。只要你打個「國際乜乜」、「國際物物」的旗號,就會有人膜拜、有人相信、有人追隨,最近又有一個新例……

 

有個叫「無國界記者」(RSF)的國際非政府組織(NGO)最近忽然紆尊降貴來香港開了個記者招待會,公布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的調查報告。這個成立於1985年,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國際組織,為什麼會跑來香港這小地方發表他們的報告?事出當然有因。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édric Alviani)在香港開記招時,右邊坐了個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左邊坐了個記協主席楊健興,看這陣勢,大家都知道、猜到這份報告要「黑」誰。

 

果然,調查顯示,香港的新聞自由度又再跌,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位列73,被歸類為第三級「問題顯著」。而中國更是位列177,屬於最差的第五級「狀況惡劣」,排在世界尾四。

 

那位執行長更無端端提到,香港政府一旦通過《逃犯條例》,駐港記者人身安全將面臨威脅。而無論通過23條立法還是修訂《逃犯條例》,必然對港新聞自由指數帶來負面影響。

 

時間夾得剛剛好,就在我們議會討論《逃犯條例》時,這個國際組織忽然跑來搭嘴,居心何在?更奇怪是,最近為什麼忽然這麼多外國人關心我們的《逃犯條例》?為什麼大家都為逃犯說話?難道大家都喜歡讓逃犯穿梭各國自出自入?

 

我不知道那些新聞自由排名是怎算出來,我只知道用「香港沒新聞自由」來嚇唬香港人是最無效的。誰都知道香港最惡是記者,得罪他們下場慘過得罪黑社會,看看昨天《蘋果日報》就是一例,竟然有一整版號稱「廣告」的東西嘲諷國家領導人梁振英先生,可見香港的新聞有多自由。

 

對於排名大家一笑置之,但聽到什麼「無國界記者」多少會怯一怯,畢竟是國際組織,他們如此批評,可能真有點理據。

 

我想告訴大家,這個係威係勢名字背後的一段古……

 

其實「無國界記者」早在2012年就被驅逐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因為它被揭發長期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和中央情報局(CIA)的資助,而「無國界記者」所做的人權報告也要經過美國政府的指引和審核。

 

2008年之前, 「無國界記者」的主力都放在拉丁美洲,尤其盯緊古巴、委內瑞拉等幾個讓美國頭痛的國家。查其開支,只有7%是用來救助受壓迫的記者,其餘開銷都是用來支持古巴、海地、委內瑞拉的反對派。

 

於是,20123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執委會決議撤除「無國界記者」NGO的地位,理由是它「違背新聞倫理,其工作令人質疑。」

 

別被什麼「國際」、「無國界」嚇怕,一個被聯合國踢走的組織,跑來香港玩攻心計而已,那些所謂調查,根本不值一哂,更何況,偉大美國的新聞自由都是排48,小小香港排73,不失禮吖!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424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2
嬲爆
4
驚訝
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