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菜芯的故鄉
菜芯的故鄉

收拾行李出發去寧夏的時候,女兒問我:「遼寧會下雪嗎?」五天考察回來,女兒又問我:「遼寧有甚麼好玩的?」

 

對於這個「寧夏」,孩子一直記不住,常誤說是「遼寧」。因為這地名太陌生,地理科很少研究它,新聞資訊談寧夏的更少,連我朋友都說:「你去寧夏?銀川?聽是聽過,但在哪裏的?」

 

「甘肅上面、陝西旁邊、內蒙下方……」無論怎樣解說,大家都印象模糊,到底寧夏在哪裏?  銀川歸來,我懂得形容了:「你把中國地圖左右上下來一個對摺,再打開,寧夏就在紅心,即是說,寧夏是國家的中心。」

 

文學一點可以這樣介紹:「岳飛《滿江紅》有句名言:『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喝飲匈奴血,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這賀蘭山,就在寧夏。」

 

再生活一點是這樣的:「廣東人常吃菜芯,今日街市超市賣的銀川菜芯,就是來自寧夏,所以這寧夏,是菜芯的故鄉。」

 

  原來,我們每天都跟寧夏擦身而過。

 

  五月至十月生產旺季,由寧夏首府銀川每天運到港澳的蔬菜竟然超過二百噸。誰想到飯桌上香甜翠綠的菜芯,居然是產自三千多公里以外、騰格里沙漠邊緣的寧夏回族自治區。

 

走訪供港蔬菜的有機農莊,農場主人熱切推介我們試吃剛摘下來的新鮮菜芯。生吞菜芯真是第一次,原來竟比熟食更清甜爽口。

 

這裏的菜,香港百佳、惠康、Aeon、一田……都有售,但價格絕不便宜。農場主人說,我們都希望多些人吃到健康的有機菜,但價錢落不下來的原因,除了因為有機菜種植和運輸成本較高,最重要是,你們的超市要取利百分之五十至六十,農夫辛苦耕耘,原來連一半利潤都拿不到。

 

一直以為蔬菜是搭飛機或者火車來的,但原來供港蔬菜都是經陸路走。農場主人每朝四時在寧夏把剛摘下來的菜放冰塊裝箱,然後進冷庫冷藏四小時,上午八時陸續裝上大貨車,蓋上厚棉布隔熱,成為恆溫冷鏈車,全速駛往東莞,再通關運抵香港。

 

這些蔬菜沿途可保持三至五度,不用兩天就能從寧夏來到我們的餐桌了。

 

這麼近,那麼遠,一條菜芯,造就了香港人與陌生寧夏的重要絲連。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423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支持
5
好正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