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不黃不藍 才是正色
不黃不藍 才是正色

記者協會又公布「新聞自由指數」,調查結果再證明,香港的新聞自由又差了。另一邊廂,翻開同日幾份報章的頭版,盡是審計報告批評各政府部門的報道:政府停車場丟空11年、環保基金亂用、民安隊未達服務要求,林林總總,盡是政府不是之處,反倒是有關記協調查的報道少得可憐。香港就是這樣令人迷惘的地方。

 

指數的公眾部分創新低,因為有3項評分都急跌,包括新聞傳媒發揮監察的功效;是否有足夠法例確保新聞記者採訪時,可以順利獲取所需資訊;本港新聞傳媒立場取態的多元化程度。

 

新聞傳媒監察政府的功效是增或減,或者需要記協另外做個調查找答案,但若粗疏一點,看看媒體使用「跪低」形容政府面對社會和傳媒壓力的表現,或可知一二:《財政預算案》年前補漏,改派發4000元特別津貼給市民;大嶼山填海由1700公頃改為先填1000公頃;以至發補助金給受到綜援門檻影響的長者等等。若傳媒監察不給力,這些以10億元計的「跪低」,不知從何說起。

 

調查認為,傳媒立場取態不夠多元,應是指大部分傳媒偏袒建制或反對派吧。傳媒有既定立場一向是個爭議性的問題,立場取態往往會影響新聞報道的公正,毋須多說,所以即使現實如此,記者認為傳媒應該有立場,似乎有點精神分裂。

 

至於指摘沒有足夠法例保障記者取得資訊,記協倒不如提出一些具體例子,說明政府有哪些資訊沒發放,讓公眾評評理,反來得實際得多。

 

調查把新聞自由度下降拉到內地政府身上,說大部分事件與內地政府有關,「有關」兩字不等同原因,模糊間可以坑死很多人。馬凱搞港獨演講會,取不到工作簽證,大館不租場讓流亡作家馬建搞聚會,跟新聞採訪工作沒有直接關係。新聞自由調查的是採訪、報道和評論新聞的自由,馬凱跑到別人的地方搭台搞分裂活動,不能撥到新聞自由分類項目下面入賬。

 

說內地公安人員「襲擊」香港記者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即使事件是真的,記協調查的不是香港的新聞自由嗎,怎的牽扯到內地的採訪自由?說政府取締港獨組織民族黨是削弱新聞自由,更是「冇厘頭」得可以。若說恐怕下一個是我,這個「恐怕」的前提必須是新聞採訪與搞港獨活動連成一氣,這樣一來,削弱新聞自由的是新聞媒體本身,與人無尤。又說內地官員指示港傳媒修改報道影響新聞自由,卻難分真與假,那些指控要被告證明自己清白,有相當難度,往往是有原告無被告,留下多幾個羅生門,各自表述就是。

 

新聞自由不能單靠給予,如其年年找些藉口,訴說別人怎樣不公,倒不如誠意正心,本着新聞從業員的天職,公正持平地報道事實真相。沾上點黃色或藍色,才是新聞自由的死穴。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419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支持
2
驚訝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