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是誰壯大這小混混?
【獨家文章】是誰壯大這小混混?

每間學校、每個社區,都會有些小混混、小惡霸,這些人能不能成為大霸王甚至黑社會,在於那個空間有沒有培植的土壤,那些土壤,叫怯懦的大眾。


有位曾經在《蘋果日報》工作的朋友如此懺悔:「肥佬黎固然厲害,但沒有我輩犬馬效勞,他也不會如此具破壞力,真是罪過。」


一個小混混能壯大成為黑社會,原因有二:一是因為有人追隨,追隨的人愈多,小混混就會愈強大。二是因為有人害怕,害怕的人愈多,小混混就會愈兇狠。


這些年,建制派常坐困愁城說:以《蘋果日報》為首的黃媒搶盡說話空間,正常人都沒了話語權。我覺得,此話說對了一半。


世界上最強的特效藥叫免疫力,每個醫生都會告訴你,要打敗惡菌,首先要強健體魄。同理,要對付傳媒惡霸,首先就要強壯自己。


前特首梁振英先生在臉書上寫過這故事:

有次他和太太、女兒在IFC一家食店吃簡餐,估計是食肆內有人報料,當梁生一家吃完飯步出食店,《蘋果日報》狗仔隊已在門外守候,纏著他家人不斷拍照。


梁先生請對方停止不果,於是拿出手機拍下狗仔容貌。狗仔冷不防對手有此一著,趕忙以相機遮面,求饒說:「梁生,我搵食啫!」梁振英向狗仔鄭重警告:「如果今天你登出我家人的照片,明天我就把你的照片公諸於世。」那狗仔,這才放下相機,落荒而逃。


這些年,我也有過很多類似經歷。反國教事件的日子,我收過一張戴著V煞面具的裸男照片,照片背後手寫了一堆字,大意如是:我們是追隨「學民思潮」的中學生,我們非常不恥你作為專欄作家,完全沒有為反國教發過聲?如果你再不表態,相片中這個我就會來「招呼」你……


這明顯是一宗恐嚇事件,我立即拿照片去報案,並把那堆恐嚇文字拍了照,翌日登在報紙專欄上,題為:「請看看這是誰家孩子?」文章講述恐嚇事件及報案經過,然後希望大眾幫忙尋兇,認認那些筆跡,請家長看看這是不是你家孩子?請老師看看這是不是你的學生?此文一出,恐嚇者立即給我寄來道歉信。


所以,對付惡霸原來很簡單,不恐懼已經贏了一半。


我天馬行空地想,如果能由政府帶頭做起,所有官員不接受《蘋果》採訪、所有部門不擺放《蘋果日報》、所有新聞發佈會不歡迎《蘋果》記者,不要把《蘋果》的報導當一回事,然後,社會上各界別一同響應,我相信,邪必不能勝正。


有人說:這是打壓新聞自由嗎?那我想問:《蘋果》是在做新聞嗎?世上最沒資格講新聞自由的,就是濫用新聞自由的人。


要惡霸倒下,其實要視乎被欺凌者有沒有勇氣一同站起來,揮拳擋格,向他說不。


原圖: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14
講得好
29
嬲爆蘋果日報
1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