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被奪去的51年
被奪去的51年

這天,在群組看到友人甲乙兩段精采對話:甲:「年前有一後輩中學生說要投身社運,否則會失去更多。我問他,回歸之後,你失去了甚麼?結果他想了幾天都答不出來。」乙:「他失去了判斷力。」


實在拍案叫絕,這幾年,常聽到反對派唸咒般說失去這、失去那,問他們失去甚麼,講來講去都是些虛幻的東西,公義呀、民主呀、自由呀……就像中學生的傷春悲秋作文,呻吟一大輪,除了形容詞,還是形容詞。

 

遇着這些上身文青,最好的辯駁,就是請他們舉例說明之。好的文章,不在於有幾多修辭幾多形容詞,而在於有沒有內容有沒有故事。

 

舉例說,審議國歌法的時候,反對派哭訴「自由一寸一寸被收窄」,他們要爭取噓國歌的自由。我不跟他們玩無病呻吟作文,我只用一位中學校長的真人真事告訴他們,殖民地時期的國歌自由是怎樣的?

 

這故事,我從小就聽,每年校慶,時任校長都會向全校學生重複一遍,那是一段悲涼的校史,更是一段被隱沒的香港史。

 

他的名字叫盧動,一九四六年創辦香島中學,並當上首任校長。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盧校長決定在學校掛起五星旗並高唱國歌。結果,那夜凌晨,一批警員掩至學校的職員宿舍,以校長在學校掛中國國旗和唱國歌為由,拘捕盧動,並根據《驅逐不良份子出境條例》,當天立即強行把盧校長遞解出境。

 

自此,盧校長一直長居廣州,有家歸不得,直至五十一年後,香港政府才撤銷盧校長的遞解令,之後他回港兩次,翌年就病逝了。

 

這就是殖民地年代的自由,唱一首國歌,就失去五十一年。今天你說失自由了,那請你也舉一個例子來反駁我。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9416


原圖:網絡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7
嬲爆
14
唔係呀哇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