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逝去的諾言
逝去的諾言

法庭判決佔中行動9人罪成,聽取各人求情後押後判刑。庭外是一片悲壯激情,義無反顧,9個戴罪之身在「人民英雄」的小牌子前從容面對咪高峰,訴說未來。文青上身,佳句紛陳,姑且抄錄三兩,讓中學生參加作文比賽時有個參考:若這苦杯是不能挪開,我會無悔地飲下;真正能夠審判這場運動、審判我們的,是我們自己;只要不被審訊擊倒就會變更強大:對未來抱持樂觀,我便是在挑戰未來;眼淚是我們的共同語言;港人這幾年或無力感太重;經常有幅圖畫,我不斷游、不斷游,卻無法游上島嶼。

 

煽情和玄妙的說話終歸改變不了事實。電視台報道這則新聞時,一再播出資料片段,熒幕上戴耀廷配合手勢、慷慨激昂地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只這片段,便知道法官的判決錯不了。

 

眾人求情的主調其實都包含在朱耀明的5個「沒有」裏面:我們沒有後悔、埋怨、憤怒、遺憾和放棄。無怨無悔自是灑脫,忘記了的是當初對社會和追隨者的承諾。

 

他們承諾佔領行動只有愛與和平,是非暴力的,參加者只手繞着手靜坐,即使警察要把他們抬走,亦不會反抗。結果大部分人都沒有手繞手靜坐,學生衝入政府總部,戴教授在暴力中宣布啟動佔中行動。

 

其後多日群眾拿着雨傘、搬鐵馬,一波又一波的衝擊警察防線,以至立法會大樓。衝擊引致多人受傷,包括不少隨着指揮棒起動的青少年,以及130多名警察,龍和道見不到一丁點和平與愛。非暴力?不要開玩笑了。

 

佔領行動3名搞手說堵路是為公義、為香港好,可以迫使政府實行西方式的民主;也就是說,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尋求社會公義,完全合乎香港的整體利益。

 

不妨看看79日的堵塞行動帶給香港什麼,整體經濟受損有多大,大眾看不到,大眾感受得到的有:做生意的損失重大;巴士和電車受阻,上班一族要用多許多時間去擠地鐵;上學的小朋友要早許多出門;的士、小巴司機和送貨工人的生計受影響。好在哪裏、義在哪裏?

 

佔領行動的賬目何在

 

佔中搞手承諾被拘捕後會認罪,承擔法律責任。結果幾宗官司纏訟多時,沒一個人認罪。庭上抗辯的理由離奇古怪,有辯護說其後的所謂「雨傘運動」是學生幹的,不應該入他賬;亦有人說煽惑時不會知道被煽惑者最後作出什麼行為。原先那份瀟灑和堅持,隨着謊言破滅而消逝。

 

最難實踐的承諾,自是關於金錢的承諾,佔中搞手曾應承把佔領行動的賬目公開,但到現在公眾能看到的,只有一大籮沒答案的問題:誰用了多少,作什麼用,哪時支取,誰批核等等。

 

諾言,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否則怎可以對公眾說自己無怨無悔。也請民主黨不要再說幾位「人民英雄」無畏無懼,真的話,他們怎能厚着臉皮,要求法官輕判社會服務令?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412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4
嬲爆
6
唔係呀哇
4
驚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