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違法能達義 坐牢是好事?
違法能達義 坐牢是好事?

八九十年代,香港出現不少以黑社會為主題的電影,而它們總會有一兩幕是江湖人士聚首一堂,各自展示著身上的刀疤槍傷,炫耀一下「戰績」,或是迫使新加入的小弟犯下刑事重罪,以立「投名狀」效忠。這些情節固然在今日成為了一代港人的集體回憶,但想必大家亦記得,受那些電影的鼓吹下,種種童黨及青少年罪案等問題都被加劇,成為治安一大問題。後來,隨公民及德育意識上揚,新一代教育水平上升,加上警方執法得宜妥當,結社犯案的風氣慚慚式微,各方各界均視「奉公守法」為基本素質、倫理圭臬,「犯事才叫時髦」一說,也已久未聞及。


以坐牢為榮 黑社會文化?


怎料自「旺角暴動」、「違法佔中」等案件審訊後,會有人重提鼓勵犯罪的說法 — 違法而被控的激進政客徑自掛上「政治犯」的名號,反對派喉舌媒體紛以「義士」稱呼入獄的暴徒,早前「違法佔中」案件宣判後,發起的九人更以「榮幸」、「高峰」來形容被定罪的事實,有政客甚至表示在參與社會運動的歷程中,「不坐過牢不像話」。有誰會想到,以往只會在電影出現的炫耀違法情節,今日會在一群受過教育的政客身上重演!要數「佔中」之害,莫此為甚。


此因反對派發現激進主義在青年群體間「有價有市」,隨傳統反對路線號召力和影響力下降,反對派政客留意到若不走往激進,其政治生涯岌岌可危。是故反對派領袖紛紛「轉型」,帶頭打破和平、理性、守法的框架,不斷透過在議會內外的行動、文宣,在青年腦袋中植入「暴力抗爭便是追求民主」的想法,並以渲染手段,將政府與「霸道」掛勾,藉「以暴易暴」的概念,來合理化衝擊、違法的行為。


製造社會對立 鼓吹暴民政治


這些反對派舉措,近年開始奏效。不難發現,在反對派持續的挑釁煽風下,其支持者更失去基本的包容的討論的耐性,成為一群一言不合即動粗的勢力。加上反對陣營的媒體在污名化、標籤化的行動中實不遺餘力,令本來已是對立的社會更為分裂。反對派更利用青年對公義、民主、社會美好的理念,在年輕一代樹立敵我思想,把內地及特區政府打造成青年敵人,將一切青年及社會面對的問題,一概歸咎於管治班子的組成辦法。自此,以往只存在於政治層面的張力,演化成生活上多方面的矛盾。反對派便是這樣「製造」和「煽動」民情,為「暴民政治」鋪設舞台。惟一令社會仍能平穩運作的因素,也只剩下法律的底線。


因此,當「佔中」發起人提出「違法能達義」,法律學者及大律師紛稱犯法有價值時,法律這道最後底線頓時被衝破,「暴民政治」登堂入室,之後發生的事情,便是我們見證了的「違法佔中」、「旺角暴動」,以及隨後大大小小的衝擊案。


現在,反對派政客嘗試美化犯法後果,先後提出「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入獄對青年人「有益」等言論,一副「坐牢是好事」的口吻,筆者實擔心,假若言語背後的動機,是欲進一步削弱青年人對法律的尊重,提倡蔑視司法審判,那實會對香港法治帶來更多破壞,亦助長了「舉政治之旗,行違法之事」的主張。當然,筆者不知真正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只是最近看反對派政客,令筆者想起八九十年代間在戲院上映的黑幫電影而已。


作者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yu.t.205


圖片來源:中新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無計啦
4
嬲爆
4
唔係呀哇
11
講得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