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JP,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港區代表,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主席,香港體育委員會委員,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成員,香港科技大學顧問委員會榮譽委員,香港山西商會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前會長兼理事會成員,香港僱主聯合會執行委員會成員,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副會長,香港菱電發展有限公司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別了,敏剛兄!
別了,敏剛兄!

日前收到文匯報邀請撰文懷念王敏剛兄,讓我再度回憶起這位老友—「皮蛋王」,憶起我們相識40多年來的點滴。記得上世紀70年代中,我剛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畢業回港,其時幾位學長發起重新成立香港校友會,凝聚回港的畢業生、加強聯誼,其中一位學長便是王敏剛。我是在校友聚會中認識他,因為當時我是「新人」,受各學長所推舉,負責召集校友舉行聚會。

 

爽朗隨和 志向堅定

 

當年我們一同探討世界時局、尋找發展機遇,並嘻嘻哈哈共度不少愉快時光。朋友間喜歡互取花名,王敏剛英文名Peter Wong,大家為他取名「皮蛋王」,他為人不拘小節、爽朗隨和,對此花名亦欣然接受,故老友都暱稱他「皮蛋王」。

 

我和王敏剛大學時期在美國都修讀工程,大家談起工程亦志趣相投。我主修電機工程,他修讀的卻是極為冷門的船舶設計。當年香港很少人認識造船工程,出路非常狹窄。因此,我對他的印象特別深刻。他是一心學成回港協助其父、有「香港船王」之稱的王華生先生打理造船業務。我敬重他的孝心,也佩服他能夠堅定自己的事業目標與志向。

 

至今我認識的朋友中,即使工程界的朋友,亦只有他一個擅長船舶設計專業,他在香港可算是少有的專門人才。

 

除了是校友,我家與王家也是世交。我的父親胡法光與王敏剛的父親王華生先生因體育而結緣,一同服務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多年,兩家人不時有交往,既在公務上經常碰面,也是商業上的夥伴。王敏剛是一名熱愛香港、關心國家的實業家,在專注香港的事業外,亦積極投資內地。我們在國家改革開放初期,已分別到內地投資,我的投資主要在上海、江蘇等地,他則投資廣東、北京、西北偏遠地區等,更是首位港人在當時較為落後的甘肅敦煌投資,斥資1.5億元人民幣建設當地首家四星級現代化酒店—敦煌山莊。王敏剛無懼困難,推廣當地的旅遊與文化。

 

為國為港 盡心盡力

 

2005 年,他看準江蘇省蘇州文化資源的發展潛力,邀請熟知當地民情的我,共同合作發展平江客棧酒店項目,將兩座傳統古老大宅改建為特色酒店。我發揮在當地的人脈網絡優勢,他則善用自己在開拓文化資源上的豐富經驗。記得當年,他對改建工程細心謹慎,親力親為挑選最適合的裝修材料,最終成功展現中國古老的建築特色及典雅文化,可見他辦事認真,事必躬親。

 

王敏剛是商業上值得信賴的好夥伴,亦是公務上的好同事。1992年我獲邀聯同霍震寰、王敏剛等共同創辦香港青年聯會,團結眾多本港不同背景、不同階層的青年,提供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為自身、為香港及祖國的未來發展作出貢獻。

 

2002年至2012年,我與王敏剛均擔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每年多次在北京碰面;他自第八屆至今連續6屆擔任全國人大代表,亦是港區人大代表政法小組召集人。我6年前當選港區人大代表後,與他有更多共事機會,共同探討有利香港與國家發展之良策。

 

在我眼中,王敏剛待人有禮,為人謙虛誠懇,做事勤力盡責,願意提攜後輩、聽取他人意見。他一生熱心服務社會,在身體抱恙下仍堅持由香港隨團前往北京參加今年的全國兩會,履行人大代表職責,其認真的做人態度可想而知。他不只愛國愛港,更為國為港盡心盡力、出謀獻策。

 

對於推廣國家的旅遊文化,王敏剛不遺餘力,經常邀請朋友到訪他在內地成功開發的文化資源項目。最遺憾的是,他曾多次邀請我到敦煌參觀考察,入住他的敦煌山莊。可惜我因近年公事繁忙,至今都未成行,現已成為一大憾事,再沒有機會與「皮蛋王」共遊敦煌。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19410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令人傷心
0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