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規劃」只屬被害妄想
香港「被規劃」只屬被害妄想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 陳恒鑌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最近出台,為大灣區未來的發展指明方向,為灣區城市的角色和定位作出明確而清晰的安排,當中亦為香港提出了具吸引力的發展目標,但中央這一善意舉措,旋即惹來不少猜測與爭論,指本港「被規劃」,又指香港的獨特性被剝奪,淪為內地普通城市云云,說得字字鏗鏘,句句驚心。喊出此等揪心口號的,不用說當然就是尊貴的反對派議員,可是連中聯辦春茗都不敢出席的他們,到底對《綱要》有多深入的了解呢?抑或只是秉持住他們一向對政府對中央的傲慢與偏見,又一次妄想被迫害呢?

 

本港發展離不開內地

 

《綱要》所指的大灣區,是包括廣州、深圳等9 個城市,再加上香港及澳門兩個特區。在《綱要》中,闡明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在這四大城市中,《綱要》對香港的落墨最多;其中對香港定位的描述,包括了多個中心和樞紐的地位:香港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並且要成為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國際資產管理中心、風險管理中心,以及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在在顯示香港是有其獨特地位,並非其他城市可以輕易取代的。

 

除了高層次大方向外,在民生細項上,如醫療、教育及創業等,《綱要》亦有涉獵,如取消手機漫遊費、香港初創企業可申請內地資助、鼓勵開辦港人子弟學校、開放讓居於內地的港人參加內地高考、港人可投考內地公務員、港人學生在內地可享學童乘車優惠,推動大灣區「一卡通」乘車網絡服務等等,都是關心民生的貼身項目,但反對派卻以一句「被規劃」全盤否定。

 

事實上,香港發展從來離不開內地,如新中國發展之初,不少內地商賈帶同資金來港發展,本港商人亦有返回內地設廠等;在「沙士」之時,內地開放自由行振興本港經濟,都反映本港同內地城市根本是密不可分的,是憂戚與共的關係。現時國家要走出去,本港此刻需要做的,應該是設法盡顯自身獨特優勢,與內地各個城市及澳門特區各司其職,共同發展方為上策。

 

市民勿跟隨故步自封

 

可惜這些顯淺的道理,卻因為反對派要保持台型,要與中央及內地城市保持距離,保持他們自以為是的市場定位,故無論政策對本港有多大的好處,對本港年輕人發展提供多優裕的支持,他們都只是以聲嘶力竭地大喝倒彩作為應對,以為「誰大誰惡誰正確」,聲大就是有道理,高頻便可保收視。

 

當然大聲不一定是沒有禮貌,但反對派在尖聲高呼把《綱要》妖魔化之後,便沒有了然後,令人大惑不解。從來都說破壞容易建設難,要拋出一句口號去抹黑事件有何難,但為保台型、保立場,語出驚人,為的就是要「嚇死寶寶」,難道就是要全港市民跟他們一起故步自封,繼續陪他們坐井觀天,羨慕鄰近城市,如何乘灣區合作的快車超越本港發展,再自嗟自怨嗎?

 

正如習主席所言「蘇州過後無艇搭」,我們現時最重要是有膊頭有腰骨,拿出我們對前景的信心,與內地城市共建共創的氣魄,跟隨國家走出去。

  

原文轉載自《香港商報》 201947


原圖:大公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嬲爆
2
驚訝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