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沙中線見血而貶低法官?
為求沙中線見血而貶低法官?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黃永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工程的獨立委員會之中期報告,以及其後的輿論反應,乃研究後真相年代的上佳教材。

 

尤其值得留意的一點是,不少人一直假設紅磡站月台出現的問題,已顯示其結構極不安全,甚至以為拆掉是遲早的事,故此當報告結論跟這個「執念」有落差時,許多議員和輿論便選擇性地相信個別專家,以至認為負責今次調查的夏正民法官「無考慮全盤證據」云云;又指既然港鐵仍在進行檢測,委員會根本不夠理據認定月台安全。

 

後真相年代教材

 

所謂「後真相」的具體展現方式之一,正是本身無知卻自以為擁有真相:明明受眾的知識層面不夠專家深入,卻認為自己有能力斷定哪位專家可信、哪些不可信,實際上只會同意說出自己原有想法的人。

 

由政府按《調查委員會條例》(第86章)成立獨立委員會作調查,最特別之處是這個委員會具法定權力,可傳召特定人物作供,亦即是跟法庭審訊的仔細程度相近,屬於極高規格的調查。故獨立調查委員會雖有邀請專家,但特區政府也有另一班專家作供,而港鐵、禮頓、中科亦各有專家提供觀點,「五大派」人人施展渾身解數,然後由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法官仔細考量各方理據,始得出今次中期報告結論。

 

既如是,試問又有誰比由頭帶到落尾「聽審」的法官本人,更有資格去釐清哪些專家較為可信?

 

貿然指獨立調查委員會未有考慮全盤證據,等於間接貶低負責的法官,否定其過去的經驗、能力、成績,更視他多年來建立的聲譽如無物。

 

不要忘記,夏正民法官這次同意把「紅磡站月台安全」此結論寫入報告,等於他本人亦押下重注,月台將來發出什麼意外,他便千年道行一朝喪。反過來看,既然stakes那麼高而法官大人仍願意下注(更未有在報告內使用一些含糊字眼),可見他對月台工程安全程度,應當充滿信心。

 

縱然月台安全而不用拆掉,但沙中線紅磡站卻始終是「次貨」,不符合原先的設定和規格水平——這正是為何港鐵仍要繼續進行檢測,以求精確地知道個別弱點所在,再斷定應在哪些部分、進行哪類型的鞏固工程,從而才可計算所需的額外費用,並追討賠償,絕非只有All or Nothing的後真相民粹思維模式。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42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唔係呀哇
1
驚訝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