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李永達的深喉
李永達的深喉

過氣政客跟過氣藝人一樣,最難堪的是沒人理會,在位時風風光光,在議事堂上戟指大罵官員,出入公眾場合給新聞界包圍,口裏雖說煩,心裏卻是躊躇滿志。一旦去位要獨守空房,真的是怎一個愁字了得。於是,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便告訴大家,中央派了近30萬名共產黨員滲透香港。


李永達在即將出版的回憶錄中,引述一名熟悉香港保安政策、並曾參與其中的權威人士的資料,披露每日150個單程證中,約30至40人是「有特別任務的共產黨員」,估計過去20多年中共已滲透21萬至29萬地下黨員來港。


李永達引述消息的可笑,可信程度近零,已沒什麼好談論,倒是他引述的消息來源和動機更來得耐人尋味。


「深喉」是誰沒人知


李永達稱消息來自一名「在殖民地政府時候已有政治部聯絡」,回歸後仍「時常得到有關警方的機密資料」的「香港保安政策的權威人士」。合理推論,回歸前後能夠參與有關政策、可以聯絡政治部和取得機密文件的當是官場中人。政治部在「肥彭」年代解體,而該消息人士亦提及雨傘運動後的情況,這樣他在位應超過20年。


翻查紀錄,由港督到保安科,由行政長官到保安局,20年來仍留在原部門的高層卻是一個也沒有,那麼能符合這幾個條件的人,只能到理想國找去,不是柏拉圖的理想國,是李永達的理想國。


另一個明顯問題是,洩密者為什麼洩密?驚世洩密者的掌門人應該算是水門案中的「深喉」,即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馬克費爾特(Mark Felt),有人說他是為了公義,也有人說他要報復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沒委任他接任局長。無論為公為私,洩密總有個因由。


李永達和「深喉」的洩密動機卻教人摸不着頭腦。李「深喉」早知道這情況,為什麼要放在床下20多年才告密,若為公義,豈不是讓公義白白埋沒了近四分一個世紀?李永達又為什麼選擇在光環黯滅後才把這個「不公義」的做法告訴社會,豈不是辜負了選民曾經對他的信任?


李永達選擇在回憶錄中「爆料」,可能認為社會必須展開一場麥卡錫式的獵巫行動,把潛伏的共產黨員揪出來,才算符合公義。五十年代,美國參議員麥卡錫發起剿共運動,不少美國人被指為共產黨人或同情共產主義者,被迫接受嚴厲的調查和審問,數以百計的人被判入獄,萬多人失去工作。香港真的要獵巫,就會知道什麼是冤獄了。


李永達說,「共產黨員一定有一個在你左近」,警隊裏有,政府裏有,那就請公眾看看左,看看右,看能找出多少個共產黨員。若李永達爆料的理由是為私利,那就讓公眾自行去猜測好了,反正那位「深喉」永遠不會像馬克費爾特般現身為他背書。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年3月29日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無計啦
2
嬲爆
18
好好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