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由見證騰飛到見證輝煌
【獨家文章】由見證騰飛到見證輝煌

有次跟朋友到榕樹凹行山,對面岸就是深圳鹽田區,高樓林立,公路縱橫,再遠一點是鹽田港,世界級大港口,全球最先進集裝箱碼頭之一。而這邊廂,只是草頭山坡,舊村小巷,大家忽生感慨: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莫笑窮人穿破衣;半生人下,半生人上,何以成敗論英雄。


如果改革開放是國家騰飛的起點,這41年,我們就是見證者,甚至參與者。


看過廣東改革開放參與者陳開枝的一個訪問,說了很多香港事,其中這個,特別深刻……


習主席的父親習仲勳先生1978年4月被派到廣東工作,第一次外出視察,就去了深圳寶安縣的沙頭角。


那是逃港偷渡潮最厲害的年代,習仲勳在途中碰到兩個外逃被抓回來的人,於是心血來潮,要求到扣押偷渡者的收容所看看。一看嚇一跳,一個只能容納幾百人的囚室,竟關了幾千人,原來外逃的百姓竟有這麼多。


習仲勳感慨問:個個都說我們國家是勞動人民當家作主,逃到香港要受資本家剝削,但為什麼仍有這麼多人要逃到香港?


有人答:因為在這邊要餓肚子,逃到香港縱受剝削,但有工打有工資拿,就有好生活。


大家明明說資本主義是地獄,說香港那邊水深火熱,但卻有這麼多人拼死逃過去。習仲勳震憾的,是偌大一個廣東省,條件這麼好,老百姓依然吃不飽、穿不暖。於是他立即寫了個報告向中央匯報,認為發展經濟才有出路,這看法正好與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主張吻合,習仲勳就在廣東省為改革開放殺出第一條血路。那是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第一年。


同一條邊界,同一個年代,我想起,一位警察朋友告訴我執法以來最震撼的一件事……


習仲勳在深圳扣押所醍醐灌頂,警察朋友則在英界拘留所遇上錐心之痛。這天,他們又捉到幾個非法入境者,只是今天跟平日不一樣,因為被捕人當中,有個襁褓中的嬰兒。


拘留所沒有奶粉尿片,大家不忍心看到嬰孩捱餓,幾個當值警察想也不想就掏出錢包,大家有多少夾多少,夾了錢,立即找人開車出市區買奶粉。


警察們把買回來的幾罐奶粉塞到孩子母親手裡,那個媽媽,一個卜通,就跪在地上給他們叩頭。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那天穿著皇家警察服的男子漢一個個淚滿腔,朋友說,同是中華兒女,我們活得比你好,那叩響頭,我受之有愧。


41年了,河東河西換了模樣,老百姓由吃不飽到有餘錢過來深圳河這邊甚至世界各地購物、消費、旅遊、唸書、做生意。習仲勳的兒子更開創了一條比改革開放走得更遠的一帶一路。見證過國家這41年的騰飛,我們相信,下一個40年,我們將會見證輝煌。


原圖:新華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7
支持
35
好正
16
心心眼

評論

  • Andy Ho
    Andy Ho
    1月前
    0 回應
    30年河東,30河西。而為何深圳在短短40年發展會超越香港?
    我個人認為在40年前港英政到香港回歸97年前對香港施行殖民主義對香港經濟發展又做過甚麼東西?
    而香港🇭🇰有沒有與中國比較我們為何在經濟發展會逐漸落後於國家發展?而有沒有人可以找出正確成因所在?這是非常值得我們深思!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