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香港記協,你們讓我感到噁心
香港記協,你們讓我感到噁心

香港記者協會,你們讓我感到噁心。

 

記協平日佯裝「中立」、雙重標準的所作所為,早惹來社會不滿。然而,今日記協的行為,一向在評論時政時平心靜氣的筆者,也看得光火。

 

事緣《蘋果日報》主筆之一李怡,以《報應》為題,詆毀早前因病離世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只因政見不同,李怡便要作出「吻肛」等下流詞彙,對逝者極盡侮蔑羞辱,不論是行文還是動機,均讓人反胃。 王敏剛屍骨未寒,李怡的涼薄言論卻先令人心寒。中國有言道「為逝者尊」,李怡如此污衊逝者,稍有血性者都為之憤慨,其骯髒齷齪的人格,更應受千夫所指,稱之「文痞」,亦略嫌客氣,而《蘋果日報》容許此等文章於其平台刊出,實亦為同犯。

 

抵制涼薄冷血內容,本是傳媒應有之義

 

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日前撰文,點出李怡是由《蘋果日報》供養,而《蘋果日報》,則由廣告商供養。由此推論,購買廣告商產品的顧客,便即有份供養李怡的卑劣缺德。然後今日,記協出來發聲明。聲明的內容,不是指責《蘋果日報》違反傳媒操守,更不是對李怡的文章予以批評,反而,記協來「關注」梁振英的貼文,指他的做法「不可取」,樹立「壞榜樣」,同時「干預商業行為」。

 

記協可曾知道,谷歌旗下的的影片網站YouTube,因為平台中最多訂閱數的頻道Pewdiepie,因在影片中作出了略嫌過火的「反猶太」笑話後,其合約公司迪士尼馬上中斷合作,YouTube更將其節目迅速下架?其後,社會留意到YouTube平台上出現了不少煽動排外、孌童、美化死亡、幸災樂禍等極端影片後,大型集團如迪士尼、可口可樂、強生公司、百事可樂、以至英國政府,都將廣告抽離YouTube嗎?

 

最重要的是,以上大部分廣告商的行動,都是傳媒的追尋、發掘、譴責而促成。例如Pewdiepie的「反猶太」事件,便是《華盛頓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聯同數間傳媒機構,透過廣告商緊追不放,使他們撤出YouTube平台,藉此向Pewdiepie及谷歌施壓,最終迫使Pewdiepie道歉反省,YouTube改革,推行「不在悲劇或慘案中放置廣告」的政策,廣告商亦因此更小心,以免滋養極端主義,或不慎與其有任何交雜,讓網絡更健康及安全。請問記協,你們又會如何理解這些藉向廣告商施壓,來促進社會改變的傳媒力量?又或者應該問,為何你們不盡傳媒團體的責任,去譴責、「關注」李怡和《蘋果日報》?

 

消費者有自由選擇,有權利了解

 

記協應該深知,消費者有權利知道,市場上的企業在大是大非中的立場。一所公司有否盡其社會責任,以至其道德取態是否恰當,均是影響消費者的決定。取早前#Metoo行動,著名時裝品牌Ted Baker便因指包庇高層性侵下屬,而惹來女性杯葛。便是最近,大眾汽車 Volkswagen 行政總裁因作出了帶納粹色彩的言論,惹來消費者的不滿。廣告商有其自由,繼續於散播冷血言論和仇恨的報章下廣告,同時消費者亦有自由,不去選擇那些產品。

 

更為諷刺的,記協平日動輒祭出的「言論自由」大旗,去包庇「港獨」主義的宣揚,現時卻對梁振英說要「考慮發表言論的負面影響」。原來,煽動極端違法的思想,有「言論自由」的保護,但譴責涼薄、提醒市民別供養文痞,同樣的「言論自由」,忽爾變得不適用,這一刻的記協,甚至似是欲以其聲明,打壓梁振英揭發廣告商的行為。

 

李怡的劣行,本已欠缺輿論的譴責,像梁振英有影響力又願意發聲的賢達,更是寥寥可數。如今記協不去批評錯誤一方,反來質疑不平則鳴之聲,等同鼓勵一份食人血饅頭的報章,繼續玷污香港傳媒界,並容許李怡之流,藉泯滅人性的文章言論牟利賺錢,實是本末倒置、黑白顛倒!想不到,記協會章中指,「新聞工作者有責任維持最高的專業及操守標準」,又稱「不應侵擾他人的悲哀和不幸」,在記協自己眼中,都是可置之堆填區的廢話!

 

不由得再說一句:香港記協,你們讓我感到噁心。




作者 余唐 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yu.t.205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1
無計啦
42
記協可恥!
11
又係呢班人
28
講得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