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耳機裏的解憂藥
耳機裏的解憂藥

十來歲的孩子有個共通點,就是愛無時無刻戴着耳機,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沉醉在音樂世界。好多父母看不過眼,認為孩子刻意與世隔絕,是為了逃避跟父母交流,我不苟同。我們都年輕過,我都有一天到晚戴耳機的日子,其實,孩子是要在歌曲中找尋生命的共鳴。

 

我女兒喜歡電影《The Greatest Showman》裏的歌曲《This Is Me》:

 

I am brave, I am bruised

 

I am who I'm meant to be, this is me

 

每一代年輕人都有屬於他們的歌,奮鬥中、挫折裏,戴起耳機,歌聲就是導航員、解憂藥。聽女兒耳機裏的《This Is Me》,我想起當年我耳機裏的歌:「途人路上回望我,只因我的怪模樣;途人誰能明白我,今天眼睛多雪亮。」

 

林子祥的《誰能明白我》,是我那代年輕人的領航員,跟今天的《This Is Me》異曲同工,在困惑人生路上伴我前行。還有「你既似箭往前跑,我也只管拼命追」的《邁步向前》、「一生不羈好比野馬野外是我家」的《我要走天涯》 林子祥的歌,一直是我的生命加油站。

 

記得第一次儲錢買演唱會票,就是聽林子祥,他的歌,包羅萬有,主旋律是人生與愛情,還有中式小調、外國民謠、創意怪歌、rap 最難得的,是這些風格迥異的歌,幾乎全出自阿Lam手筆。一生在突破、永遠有驚喜的唱作歌手,當今樂壇,找不到另一個。

 

許多人以為阿Lam是「鬼佬」,因為他說話咬字怪怪的,其實他很中國,小時候常跟爺爺聽粵曲,今日還能寫得一手好字。阿Lam中學去了英國唸書,他說,那時全校只得三個中國人,「日日俾鬼仔烚」,科科不及格,甚麼也沒學到,就只學了音樂。吸收了歐西流行曲、西方歌劇,再跟腦海的粵曲腦震盪,造就了一個不一樣的作曲家和歌手。

 

今年七十一歲的林子祥,仍在創新,五月將在紅館來一個音樂劇演唱會。到底是音樂劇還是演唱會?阿Lam說,是用他的歌寫成一個音樂劇說故事。

 

除了形式創新,用人也大膽。這個音樂劇特別用了一位年僅二十一歲的音樂天才陳恩碩做導演,七十一歲遇上二十一歲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我期待着。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9314


圖片來源:搜狐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好正
6
我鍾意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