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我們都是塘邊鶴
我們都是塘邊鶴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預計一定被罵,今時今日,說一點另類意見,真的需要勇氣。想說的,是近日兩宗教育界新聞。

 

那天,女兒給我看一段網上帖文,說的是跑馬地聖保祿中學中六學生,因在最後上課日聚在校門外拍照留念,被校方驅趕,學生不肯走,最後老師報了警。

 

驟眼看,簡單理解,就是學校報警驅逐校門外拍照學生,任何人第一反應都會是:有冇搞錯?使唔使咁絕?

 

翌日,果然成為新聞,網上網下都在審判,一面倒說學校不近人情,於是學校讓步,特別找一天開放校舍給中六同學回來拍照。但狙擊仍繼續,校友更發文聲討,要求校方道歉。學校最終跪低,昨天出了個公開道歉聲明。

 

我不知內情,也不知誰對誰錯,只是奇怪,怎麼從沒有人問過學生幹了什麼?拍了什麼?在哪裏拍照?如何拍照?拍了多久?中間到底出了什麼事讓老師心急到要報警?

 

不過,這些已不重要,學校道歉了,那錯的一定是你,真相無人再問津。

 

另一件事,是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的教師跳樓自殺案,當日林老師在校園六樓縱身一跳,伏屍操場,為全校孩子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事件發生後,全城搜刮校長,傳媒每日倒數:校長神隱五日、校長龜縮六日……死者已不在世,校長沒發一言,但看那些「神隱」、「龜縮」字眼,公審似乎已把事件定了案。

 

我同樣不知內情,也不知誰對誰錯,有網民找出校長的政治取態偏黃來攻擊,有網民說是校長要赤化學校逼死老師……塘邊鶴一個個都成了福爾摩斯。

 

校長或許有錯,老師更值得同情,但自毀之風不可長,難道大家都認同死在你面前這種絕望控訴?

 

這些話,在一窩蜂的氣氛中,注定被罵。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9313


圖片來源:李東海小學網站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無計啦
15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