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假善之名
假善之名

理工大學4名學生圍困和辱罵副校長,推撞下副校長和保安員受傷,學生遭校方重罰,包括勒令退學、停學和罰社會服務令等等。4人事後召開記者會呼冤,又是「白色恐怖」,又是「打壓言論自由」,跟他們當日拿着擴音器逐房「刮友」,並聲明校方不交代不會放走副校長的囂張態度,形成天國與地獄的對比。

 

一眾反對派不論大反小反赤膊上陣吶喊助威。14名反對派議員,就只有14名,聯署要理大撤銷對4人的懲處,認為學生本意在於維護民主牆言論自由。大專學界指判決剝奪了涉事學生的權利,嚴重打壓學界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

 

把焦點轉移

 

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的葉建源不見簽署聯署,據報是因為教協已發過聲明。教協的聲明相對溫和克制,沒有嚇人的口號,只說處分過重,大學肩負教育使命,應以開放態度包容多元意見,處理學生行為也應以教育為大前提。

 

反對聲音大呼小叫都嘗試把焦點轉向,只談學生的「善良」要求,校方應讓學生恣意使用民主牆,包括污衊他人和宣揚港獨,少有人願意判斷學生當日粗暴和鄙俗的行為,彷彿根本沒有發生過禁錮和推撞,沒有人用粗言穢語恐嚇別人。

 

這當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好例子。任何人只要是為着履行自己決定的「善」因,就可以做任何事傷害任何人而不需負任何責任或必得減免責罰。

 

理大助理教授鍾劍華對處罰學生有獨特的看法。他說,不知道學生做了什麼,但若學生當日用了暴力,校方應馬上報警,若當日沒報警而現在以學生使用暴力做理由懲處,就應該提出扎實的證據。

 

鍾教授這取態似乎跟教協的寬容有着難以妥協的分歧,同時給大學校方上了一課,要麼就義無反顧的一棒打殺,要麼就不得施加懲罰,娘娘腔的包容寬待,只會讓人抓着小辮子,進退維谷。

 

藉「善」因行惡有多可恨,無妨參考一下施耐庵《水滸傳》的故事,其中情節足以為這問題做註腳。梁山草寇打着「替天行道」的大幡,逼幾許豪傑上山做賊,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賊頭宋江為要大地主盧俊義上山,先把他扣留在山寨,再讓他的管家回去通報盧已落草為寇,廬因此被判死罪,最後只能加入梁山大寨。小吏朱仝負責照顧知府4歲的兒子小衙內,宋江派李逵把小衙內劈死,朱失職自知必死,沒有退路之下也只能落草為寇。山寨看上武官秦明和徐寧,便先後找人穿着他們的鎧甲,四處行劫殺人,遇害者無數。

 

花這麼多工夫,作了幾許惡,只為要他人上山「聚義」,「替天行道」,但最後替天行了多少道,恐怕天也不曉得。善,多少惡假汝之名而行。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938


圖片來源: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
嬲爆
6
驚訝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