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一段相思,兩處閒愁
一段相思,兩處閒愁

人生最大的快樂、苦惱和遺憾,也許都來自愛情。


糊塗戲班台柱魏綺珊和陳文剛,在遠赴新加坡和加拿大演出《情信》前,為友好演出一場,令我有機會觀看這部飲譽歐美三十年的經典劇。此劇由麻省理工學院教授A.R. Gurney 創作,曾入圍普立茲戲劇獎,舞台佈置及故事看似簡單,單靠男女主角分坐在書桌前讀情信,毋須綵排、記台詞甚或形體動作,多年來吸引不少大牌明星如伊利沙伯泰萊、阿倫狄龍、湯漢斯、Mel Gibson 等演出。


《情信》是一個橫越一生的愛情故事,講述一對青梅竹馬的男女章信南和程小曼,互相愛慕又不能宣之於口,長期分隔異地,但堅持以書信往來,訴說彼此的夢想、憂傷和失落。


愛情的感覺,流淌在字裏行間。似有還無,這麼近、那麼遠。年輕時,二人嘗試橫越千里求相見,卻因太熟悉彼此,失去初戀情人的新鮮感和刺激感,大失所望。二人像彈珠一樣,嘭一聲又偏離了對方的人生軌迹,各自投入別人的懷抱中,經歷失戀、事業的轉折。章信南朝上走,愈來愈成功,做律師、當參議員。小曼往下流,在人海中掙扎着要成為藝術家,最後淪為療養院中被禁閉的病人。


兜轉半個世紀,兩顆彈珠終於由書信中跳出來,再次走入對方的世界,擦出愛火花。可惜長相廝守的時機已過,一如辛棄疾的詞:「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一對靠文字牽繫大半生的暮年男女,輸了給殘酷的現實。只恨生死契闊,愛得太遲。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2月15日


圖片來源:糊塗戲班Faceboo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支持
2
好正
1
心心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