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即使下策 苦無更佳良策
即使下策 苦無更佳良策

葉劉淑儀和麥美娟提交的私人草案,一般評論都以針對領展為標題,但嚴格而言,草案的針對範圍是2005 年房委會賣出的一批資助房屋屋邨內的商場物業,這批物業在過去10 多年也曾經轉手買賣,目前大部分仍在領展名下。所以嚴格來說,葉太和麥美娟所提的私人草案,是針對2005年賣出的商場物業,而不是單一公司或業主,而這些物業的共同特性,是在居屋和公屋等資助房屋的範圍之內。所謂針對領展,只是一個粗略大概的講法。


提到領展,大家都會以無奈的態度來回應。現屆政府固然視其為三座大山之一,其欲成事但又無可奈何的態度已躍然紙上,當年曾經表過態支持出售商場物業的建制派人士就更加無奈。首先當年是有點為勢所逼,政府和房委會雙雙財困,而右傾思潮也主導了當時的政府和社會輿論,認為市場萬能高效。當時對出售商場物業的解說,除了房委會急需現金之外,這些商場管理有欠妥善是最主要的理據。房委會的解釋,指出售之後,這些商場可以引用商業管理模式,提高效率,節省成本,那商戶和居民都兩蒙其利。但最終結果,就是換來怨聲載道、惡評如潮。


有評論認為,今次葉太提的私人草案,是為了「超選」鋪路,目的是為了爭基層票。在目前的政治生態,政治人物為選舉鋪路,似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有可以非議之處。而整個政界,也一致認為領展的問題必須正視和解決,那在討論時,就不必理會一些旁枝雜葉,例如背後的動機。大家就以事論事,擺事實,講道理,支持和不支持的,大家都向公眾負責,向公眾交代。


葉太提的私人草案,其實就是在領展頭上加上3 個金剛箍,現時這批商場物業的租務政策,就是其業主公司利益最大化,甚至是在法律框架之下為所欲為,其策略包括把部分商舖單位丟空以降低供應去維持租金水平。但如果加上葉太設計的那3 個金剛箍,那就是打破為所欲為的框架,尤其是後兩個元素,即家庭月入中位數按年變幅和按年通脹率。這兩個數值在過去一段長時間都是3、4 個百分點的增幅,而且和地產價格和租金沒有直接關係。一旦把這3 個金剛箍加在那些業主的頭上,那些商舖的租金升幅有多少,大家可以心中有數,那大概不會和通脹率相差太遠。


至於空置稅就一招把漏洞堵塞,不容許以空置單位去調控供應,再去影響租金。這一招再加上3 個金剛箍,未必可以完全解決所有問題,或者滿足到居民和商戶的要求以及期望,例如較為周全解決居民日常所需的商戶組合。但在某一程度上紓緩問題,降低租金,就應該可以做到,而更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為社會消消氣。


反對葉太草案者 欠堅實理據


反對這條私人草案的聲音一定會有,而且放在政治和選舉的現實下,也會有種種不同的意見。但現時表達出的反對聲音,大多數都缺乏堅實的理據,一般信手拈來的理由,就是干預自由市場,這是不假思索都可以提出的回應。但世界上沒有完全的自由經濟、完全的自由市場,香港沒有,香港以外都沒有。


政府的存在,就是干預自由市場,問題只是在乎干預得多,還是干預得少。香港一直以自由市場而聞名,但不等於沒有干預,而只是比其他經濟體干預得較少。大範圍的租務管制,在港英年代時早已有之,搞工業邨、搞出口保險、4 間交易所合併,無一不是干預。現時的社會情况,干預的更加多,資助房屋本身就是干預了樓宇買賣和租務市場;針對某一行業而作出規管,更多不勝數,吸煙人士和車主的感受最深,抽超高的煙草稅和汽車首次登記稅,就是針對單一市場和產品;公共交通更幾乎無一不管。所以動不動就祭出自由市場的法寶,是完全缺乏說服力的說法。當然,事情落得如此無奈,當年政府在出售商場時並沒有周全的計劃,是其中一個主因。但就算錯,也是恨錯難返。就算葉太的私人草案是下策,但要出此下策,那就是再無良策。反對葉太方案的,那最好不去講些什麼干預自由市場,而是去自己搞一條中策或上策的私人草案。


當然,葉太的草案能不能成事,首先是在法律上站得住腳,面對業主的司法覆核要有勝算,其他都是政治取態的問題。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2月14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支持
1
無計啦
1
好喎
1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