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豬年有餘
豬年有餘

政府向三無人士派4000塊錢,碰個土頭灰臉,成為狗年傳媒報道的最後一宗「醜聞」。行政長官承認要反思反省,政務司司長說未料到魔鬼在細節裏,要以用家角度檢視;財政司司長則直言「抵鬧」。


據報章報道,派發申請表第一日,表格不夠,轉眼已派個清光;申請者對提供住址證明有困難;有人在回郵信封上貼上不足夠郵資的郵票;沒有網上申請;回收表格的箱子不夠;派發現金的諮詢中心只設在九龍等等。那些老掉大牙的陳腔濫調又再充斥頭版位置,捱轟、跪低、崩潰等等,倒是言重了。以一個涉及近半市民的計劃來說,啟動過程中有紕漏是意料中事,中外都如是。要尋找執行過程中的對和錯,倒不如看看市民受到多大損害,問題是不是解决了,還來得更實際。可以解決的問題便不成問題。


據諮詢中心的負責人說,最早一批表格有100萬份,但料不到有人多領,有區議員甚至拿幾十份去派街坊。話聲未落已馬上招來狂批,指他卸責,但卻未見有當區區議員出來說:我沒多拿。


開始派表幾日後,曾經到灣仔諮詢中心看了一遍,見排隊領表的只七、八人,每人通常取一至兩份,輪候不過一分鐘的光景,倒是旁邊供填寫的工作枱上,卻堆積近百份拋棄的表格和說明書,大部分都是空白可用的表格,有的只在姓名欄上填了個「陳」字,原來姓氏也可以填錯。收表格處亦未見擠擁。


面對輿論群情洶湧,政府不再要求申請人提交住址證明,欠繳郵費也由政府買單。回收表格的箱子不夠,不用一天便補足,沒什麼好愁的。要做到任何人隨時都可以拿到任何數量的表格,其實也容易得很,多印一千幾百萬份便是。不過,若真的這樣,只怕地球上由穿到吃也要綠的朋友,不知又會怎樣說。


多設派發現金中心本來不是問題,但要讓任何人都高興卻不容易。若在將軍澳設中心,荃灣的市民不會興奮,他們會寧願到西九龍拿錢。加添網上申請也只是錢和時間的問題,整個派發過程策劃了一年,花上3億元,建網上平台再要18個月,費用又是幾億元,認為值得做的議員請舉手提出,肯定有人附和。


出了問題有機制補救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政治學教授馬田蘭杜(Martin Landau)是專門研究公共行政的學者,他曾提出冗餘理論(Theory of Redundancy),挑戰行政架構中最受禮遇的簡化流線設計,推許一向被人詬病的分散多元結構,因為可以在某單元出現問題時即時補救。


他曾問聽講的香港學員,為什麼地下鐵路貫穿港九後,還再需要天星小輪和隧道巴士?為什麼波音747型航機上有多過一套電腦系統?所以,派錢計劃諮詢中心的熱線不夠,1823熱線便幫上忙。


執行派錢計劃沒有重大缺失,只是考量太盡,未有預留多空間,讓執行工作有更多的迴旋餘地而已。香港的行政系統如常運作,出了問題有機制補救,一向如此。狗去豬來,祝願社會少點咒罵,多點實幹做事,就是大幫忙。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928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支持
2
幾正
2
好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