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流感高峰短暫 人口老化長期
流感高峰短暫 人口老化長期

每年農曆新年前後,都是流感爆發的高峰時段,而伴隨着這些流感高峰期病發的新聞,都是學校應否停課,以及公立醫院病房迫爆,病人入院收容率超過百分之一百。接着又來一輪對公立醫院問題的討論,但過往討論的結果也像流感疫情一樣,最初來勢洶洶,最後就不了了之。


幼兒中心和幼稚園停課,本身是相對容易解決的問題。個別幼稚園停課,已經有明確指引,一旦在96 小時內有3 宗確診流感就應該自行停課。但全港性的停課就需行政上的指令,今年停課決定是來得稍遲。以上周初而論,每日自行停課的學校數以十計甚至近百計的幅度跳升,以此速度計算,早晚全港的幼稚園都會差不多全部停課。而國際上早有研究,學校停課對控制流感疫情散播有正面效果。一見疫情勢頭迅猛,那行政決定走在客觀情况發展之前,早一點決定停課,那是明智之舉。至於一些行政上安排,例如有工作的家長未能照顧停課的小朋友,那是每次停課都要面對的問題。幾年過去,早有沿用應對,所以不應成為全港停課需要考慮的問題。


幼稚園早些停課,既是照顧小朋友的健康,同時也是預先把疫情控制,減低迫爆公立醫院的危機。小朋友染上流感,有機會引起其他併發症,而併發症的誘發,就直接增加公營醫療系統的壓力。防患於未然,及早適時全港停課,是起一個關鍵作用。


所謂防患未然,其中一個辦法是及早注射流感防疫針。幼稚園是流感爆發的高危地方,但偏偏現時「學校外展疫苗接種先導計劃」就不包括幼稚園。這個缺口如果可以填上,對減輕流感爆發(而壓垮公營醫療系統)起積極作用。至於外展注射工作對人手要求特別緊張,招聘一些額外臨時的工作人員是唯一辦法。而以警隊為例,招聘一些已經退休的警務人員擔任一些支援的工作,其他紀律部門也早有類似安排。而香港註冊藥劑師也自告奮勇。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以較為前瞻創新的措施去擴展外展注射流感疫苗計劃,或者起碼對年長和年幼的兩大群體主動接觸,積極推廣疫苗注射計劃,對控制流感疫情,一定會有相當程度的幫助。


公院輪候時間不斷惡化


如果只是農曆年前後流感高峰期所帶來對公營醫療部門的壓力,這種迫爆,也只是周期性的,為期數周的迫爆是痛苦,但也會自然消退。高峰期之後,那就回復正常。但這裏的所謂正常,也只是沒有迫爆的擠迫。平日到公立醫院看病時,人頭湧湧已經是常態,去年大約相近時間,寫過一篇評論,引述了一些醫療數字,平日輪候急症時間大約3 至5 個小時,專科門診穩定新症輪候時間:耳鼻喉科,最長輪候時間是新界東的92 個星期;眼科是九龍東的153 個星期;婦科是新界西的131 個星期;內科是九龍中和新界東的102個星期;骨科是新界東的178 個星期;精神科是新界東的134 個星期;外科也是新界東的90 個星期! 90 個星期到178 個星期,對專科病人是什麼感受!剛剛查閱最新的數字,除了骨科由178 降到158,其他多是輪候更長時間!簡而言之,情况就是惡化中!


每年流感高峰只會短暫迫爆公立醫院,但人口老化將會是一個持續長時間的結構問題。在一段非常長的時間內,都不會自然消減。看看香港的一些人口指標數字就可以理解未來情况將會是如何惡劣。


香港目前的人口年齡中位數,是43.4 歲,換句話說,香港有一半人口,是在43.4 歲以上;男性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是81.9 歲,而女性則為87.6歲。而在1961 年,香港人口年齡分佈,可以用「金字塔」來形容;但時至今日,香港人口分佈已經是頭重腳輕。1961 年人口分佈的最寬基座,已經移上到50 到54、55 到59 這兩個層級,再過多20 年,那大概就是一個端端正正的倒三角形!


這些人口結構的發展,是非常穩定和可以預期的,10 年之後怎樣,20 年後怎樣,當前是一清二楚。在這些已知的事實中,未來二三十年對醫療需求為何?根據林奮強在其黃金五十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一個長者病人平均入院次數是非長者的4.7 倍,其平均留院日數是非長者的1.3 倍,老年人的住院需求差不多是年輕人的6 倍。換句話說,即使香港的人口停止增長,醫療服務需求依然會以香港從未經歷的驚人步伐增長,只以公立醫院而論,長者便佔整體住院人數的42%,更遑論我們的人口將以每年0.7% 增加!


如果我們用擠迫來形容平日的醫療環境,那在預料之中人口老化的速度步步進逼下,大家試想想,可以用什麼詞句來形容!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1月31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支持
1
無計啦
1
唔係呀哇
1
好慘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