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作者其他博評
執著與變通
執著與變通

看了文友李莎莉的一篇文章《可愛的執著》,覺得「原則」固然重要,「變通」也是不可或缺之考慮。


她提起父親在1981年受到董浩雲(筆者註:香港名人)的邀請,由上海去廣州,經深圳前往香港敘舊。在出境手續辦妥後,董先生派人到上海陪同李先生和他的女兒莎莉一起赴港。


在進入香港境之前,旅客還須要填寫入境表格,其中一項是香港親人的地址、姓名及關係。李與董是朋友,所以他如實填寫。殊不知當年規定「探親」才可入境。董先生的代表提議填上「表親」也可以接受,但李先生堅持不能亂報。如果他繼續這樣堅持下去,此行將到此止步。莎莉看見情勢不妙,作了當機立斷的決定,重新在關係一欄填上「表親」,最後順利過關。


李與董的關係有多深厚呢?外人難以下個準確的判斷。但從旁觀看,李似乎重視「原則」超過「友情」,否則不會這樣堅持。她女兒為實現那次旅程,做出了「變通」的決定,他沒有反對,而且間接認可,其堅守原則的底線也不算得怎樣「牢固」。從另一角度看,由女兒出頭作主,自己退居幕後,未嘗不是一個很好的下台階,這也算是變通了。


其實做人做事除了要堅守原則之外,能夠變通也是很重要的。這件事使我聯想起孟晚舟一案。加拿大總理是預早接到通報的,但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任由執法人員按照與美國定下之「引渡」條約拘留孟女士,造成今天之外交風波。杜魯多堅持「司法」獨立的原則,没有阻止執法人員的行動;他尊重「引渡」條約的責任,卻没有想到利用「變通」手段可扭轉乾坤。


我想,杜魯多在接獲通報後,可利用情報機關在世界各地設下的天羅地網,秘密傳遞消息,使孟晚舟聞訊而改變行程,避免了一場曠日持久之外交風波。但有人或會這樣說:在孟晚舟搭乘之航班起飛之後,加拿大才接獲通知,已來不及應變了。這個可能性當然存在,加拿大只有衡量輕重而作出決定。很明顯,加拿大不敢違背美國的要求,寧願破壞與中國的關係作為代價。但問題仍要解決,不妨一試也找個下台階。


圖片來源:加拿大華人資訊網 - 多倫多生活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好正
3
支持
2
好喎
1
幾正

評論